第32章 我不喜欢你了

现代言情字数:2096更新时间:2018-08-27

  “我清楚自己的身份。”萧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总裁的助理,他的命令必须执行。”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且,总裁夫人等同于总裁,我也算她的助理,保护她是我的责任。”

  封辰闻言脸色陡然变得难看。

  萧强语气淡漠的继续开口,“希望辰少不要动手,不然我只能拼死护主,误伤了你也没有办法。”

  他保护许小陶到底。

  封辰面容冷峻的站在那里,对于萧强的固执没有办法,微微偏过视线瞪向许小陶,“许小陶,没有人可以伤害歆柔,不要以为有大哥保护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一旦你和大哥离婚,我会让你负上应付的责任。”

  他的语气不像是对朋友,倒像是完全把许小陶当成敌人。

  许小陶闭了闭眼睛,委屈的咬住嘴唇,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封辰冷笑一声,“许小陶,你做再多的事情,我也不会喜欢你这种女人……”

  “辰少,请你自重。”萧强闻言,皱眉打断他说了一半的话,回头担忧的望向许小陶。

  这些话已经不再是质问,而是在踩踏许小陶的自尊。

  许小陶睁开眼,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疼痛从床上坐起来,平时简单的动作,此时却用尽了她身体里全部的力气。

  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儿苍白的毫无血色,额头上满是冷汗,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封辰,以前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

  她第一次亲口承认,自己喜欢封辰。

  顿了顿,许小陶接着说道:“从今天开始我放弃了,以后都不会再喜欢你。”

  听到她虚弱的话里的决绝语气,封辰愣怔了一下,心口莫名的像是被利刃划过一般的疼痛。

  他几不可见的微微皱眉,从没想到有一天许小陶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喜欢他了吗?

  那样最好,会让他少很多麻烦。

  封辰耸耸肩,转身朝外走去,转身的刹那,胸口的疼痛越来越深,他抬起手暗了暗心脏的位置,似乎这样可以让疼痛减少一些。

  少了一个暗恋他的女人而已,为什么会难过?

  封辰想不通。

  “夫人。”萧强看着许小陶苍白的脸色,皱了皱眉,担心地问道:“要不要我叫医生来?”

  “不用。”许小陶缓缓的摇头,她太虚弱,似乎这样的动作都很费力,“封辰来过的事情不要告诉封行墨。”

  萧强没有立刻回答,微微垂下双眸,半晌才说道:“我是总裁的助理,他问起的话我不能隐瞒。不过如果总裁不询问,我可以不主动提起。”

  这是他做助理的底线。

  “谢谢。”许小陶感激的扯了扯嘴角,眸底却是深深的难过。

  看着许小陶唇角的笑,萧强莫名的有些心疼这个女人,明明是那么娇弱的女人,经历了刚才的那一幕,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另一间豪华的病房里。

  于歆柔坐在病床上,甜蜜的笑着望向站在病床旁边的封行墨。

  她来医院不久,封行墨就来到她的病房,亲自安排医生帮她处理伤口。

  她想,在封行墨的心里,她终究比许小陶更重要。

  那女人也真是的,明明心里爱着封辰,竟然还甘愿做一个挡箭牌,维持和封行墨的夫妻关系。

  最终只会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又抢不过她,何必呢?

  “谢谢你找专家来给我治疗。”于歆柔唇角难掩开心的笑,轻轻地抱住封行墨的胳膊,整个人贴了过去。

  封行墨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避开她靠过来的身体,语气淡漠的说道:“你是她最在意的妹妹,帮她保护你是我的责任。。”

  责任?

  果然,封行墨一直只是把照顾她当做责任。

  “不,我不相信在你的心里,从没有对我动过心。”于歆柔脸色瞬间惨白一片,抬起头望向封行墨,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封行墨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你相信的,不是吗?”

  “呵呵,你为什么就不敢正视自己的心?你是关心我的。”于歆柔干笑一声,从床上跳下来,不顾一切的抱住封行墨,“你爱我,对吗?”

  她的语气透着决绝,必须听封行墨亲口说出:我爱你。

  “我是关心你。”封行墨直接承认,缓慢却坚定的推开于歆柔的手,双眼之中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关心你,我一直只是把你当朋友、当妹妹。”

  有些话终究是要说清楚,让于歆柔彻底的死心,免得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于歆柔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只胳膊上绑着绷带,泪水缓缓地沿着脸颊滑落而下,轻柔的抽泣声在病房里响起。

  封行墨像是没看到一般,缓缓地转身朝外走去,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才说道:“希望你受伤的事情,不会影响到封家和于家的关系。”

  顿了顿,他一把拉开门,抬脚走了出去。

  于歆柔望着他的背影,心痛到难以附加,冷冷的说道:“那女人差点杀了我,即使我不追究她的责任,我爸也不会放过她。”

  于家的掌上明珠受到伤害,这是天大的事情,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陶陶也不是没人撑腰。”封行墨语气坚定地说出口,决然的离开。

  于歆柔的身形晃了晃,跌坐回病床上。

  封行墨的意思很清楚,不惜与整个于家为敌,也要保护许小陶。

  病房里。

  许小陶躺在病床上,双眼红红的,心却没有疼痛的感觉,反而觉得如释重负。

  她以为亲口对封辰说出不再喜欢他,自己会难过的不能自已。

  原来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放下的。

  许小陶眨了眨眼睛,收起眼里的悲伤。

  知道于歆柔受伤,封辰都直接来找她拼命。

  以封行墨暴戾的性格,更不可能放过她,不知道会怎么发泄心中的怒意。

  “砰。”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身材挺拔大的封行墨迈步走进来,一张脸上是如常面无表情,黑眸深邃的望向病床上的她。

  许小陶下意识地想要朝床边挪动身体,远离封行墨。

  刚动了一下,不知道触碰到身体的哪处伤,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痛苦的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封行墨站在病床边,眉头拧紧的瞪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