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荒郊野外,适合杀人

现代言情字数:2106更新时间:2018-08-21

  开过视频会议的封行墨推开门走进卧室,见到许小陶抱着大杯的木瓜汁喝着,唇角勾了勾,视线不自觉地落在她的胸前。

  封行墨冷漠说道:“听说和木瓜汁丰胸,你是该多补一补了。”

  许小陶闻言愣了愣,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嫌她小,他还不是摸了又摸,半天才松手?

  对于这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现,许小陶恨得咬牙切齿。

  “走,带你去一个地方。”封行墨没理会她愤愤的表情,走过来不容拒绝的握住她的手,把她拉起来她朝外走去。

  许小陶跌跌撞撞的小跑着,跟着封行墨下楼走出别墅,一队豪华的汽车停在院子里,保镖们分立在两旁,恭敬地等待着,如同等待帝王降临的侍卫。

  坐在车里,看着豪华的车队开出帝国庄园,许小陶忍不住问道:“要带我去哪里?不用化妆吗?”

  她身上还穿着居家的衣服,封行墨带着这样的她出去,不担心丢人?

  “不用化妆。”封行墨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反正化不化,也就那样。”

  “不及你的于歆柔漂亮。”许小陶冷哼了声,轻轻闪动下眼帘。

  封行墨皱眉,黑眸紧锁住她的脸,带着疑惑的目光。

  许小陶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摸摸自己的脸,小声地问道:“你看什么?”

  “为什么我从你的声音里听到了酸味,在吃醋?”封行墨淡淡的说道。

  他不过是随口一说,许小陶的身体却紧绷了起来,连忙紧张的解释,“没有,我怎么会吃醋,而且我也没有吃醋的资格啊。”

  她对封行墨说,更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对封行墨胡思乱想。

  封行墨唇角微扬了一下,一把将她揽入怀里,按着她的身体紧紧地贴过来。

  他薄唇暧昧的扫过她的脸颊,眸光微微深邃了几分。

  许小陶吓了一跳,连忙推开他坐直身体,不敢再说什么。

  郊区荒废的别墅门前,封行墨径直下车,许小陶看着别墅门前半人多高的杂草,暗暗咂舌,这地方是荒废了多久。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许小陶不禁紧张起来,望着封行墨的背影问道。

  “你觉得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适合做什么?”封行墨转过身来,面对着许小陶,一张脸阴沉的可怕,眸光泛起冷冷的光,显得很是冷酷。

  许小陶忽然想起电影之中相似的场景,无数的黑衣保镖手拿着枪,处决敌人,神不知鬼不觉。

  “这里适合……杀人。”许小陶小声地说道。

  封行墨点点头,唇角扬起一抹冷笑,“终于,你也有不笨的时候。”

  许小陶身体颤了颤,转身就跑。

  带这么多保镖来,封行墨要杀谁?

  不用问也可以猜到是要对她动手。

  果然,每一个男人都不接受女人的背叛,即使证明开房的事情是假的,封行墨还是不打算放过她。

  见她转身就跑,封行墨愣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的沉了脸。

  这女人胡乱想些什么?

  许小陶跑出两步,保镖们围上来,所有的路都被保镖挡住,她逃无可逃。

  “夫人,少爷为了这一刻费了很多人力,怎么可能让您就这么离开?”萧强走上来,笑着劝慰道,“没什么可怕的,一会儿就结束了。”

  封行墨要处决她,当然可怕。

  一会儿就结束?

  当然是一会儿,只需要一枪,她就死了,什么都结束了。

  看着许小陶越来越苍白下去的小脸儿,萧强疑惑的站在那里,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封行墨看透她的想法,越发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转身朝废弃的别墅走去。

  许小陶挣扎了几下,发现只是徒劳,只能任命的被他拖着朝前走去,眼圈微微泛红。

  “总裁。”几个保镖从别墅里走出来,恭敬地对封行墨低了低头。

  “审问清楚了吗?”封行墨冷着一张脸问道,抬眸冷冷的看向面前的别墅,手用力的握成拳。

  “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一个保镖说道,拿过一份文件递给封行墨。

  封行墨接过文件,从头到尾的看了遍,眸光冷了冷,把文件丢给保镖,“我亲自去处理。”

  许小陶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看看一旁严阵以待的保镖们,又看向跟上来的萧强,话脱口而出,“你们不是准备杀我?”

  萧强愕然的张大嘴巴,随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总裁才不舍得杀你呢,杀了你去哪里找个一模一样的……”

  封行墨一道冰冷的目光瞪过来,萧强连忙闭上嘴巴,不敢再说什么。

  “话越来越多。”封行墨冷冷开口,随即走向别墅,打算先处理事情。

  许小陶疑惑的皱眉,跟着封行墨走进废弃别墅。

  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躺在地上,一张脸肿成猪头,几个保镖严阵以待的站在一旁,死死的瞪着他。

  不像是阻止男人逃跑,倒像是在防止他自杀。

  男人看到许小陶跟在封行墨的身边走进来,身体瑟缩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

  扑通一声,跪在许小陶的面前。

  “你这是做什么?”许小陶被吓了一跳,不知所措的望向封行墨。

  “滚,谁允许你给她下跪的,求婚呢?”封行墨蹙眉的看着地上的男人,抬起脚重重的踹了过去。

  许小陶一脸黑线,这男人能不能把事情和她说清楚,再暴力。

  带她来这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好,很好,非常好。”封行墨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每说一个字,脸色就阴沉几分,“敢给我封行墨的女人下药,你简直是在找死。”

  闻言,许小陶连忙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男人,男人的一张脸肿的厉害,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但是男人身上皱巴巴的西装,明显是酒店里假借照片偏色的西装男。

  “封少,我没有认出封少夫人,不然给我豹子胆,我也不敢给她下药。”西装男跪在地上开始给两个人磕头,哭着求饶,“求你们给我一个机会,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听到他的声音,许小陶更确认他就是西装男,脸上不禁浮现出厌恶之色。

  这种给女人下药的男人,实在觉得恶心。

  活着是浪费粮食,死了正好。

  这么想着,旁边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西装男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