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不是故意摸的

现代言情字数:2257更新时间:2018-08-21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萧强拿着医药箱从外面走进来,恭敬地放在一旁,准备替封行墨处理伤口。

  “不用你。”封行墨赶人,一指坐在床上的许小陶,“让她来。”

  谁咬出来的伤口,谁负责处理。

  “可是……”萧强有些担忧,被咬的伤口必须仔细消毒,不然很容易感染。

  “滚。”封行墨不悦的赶人,他心情正烦躁不堪,在他耳边费什么话。

  萧强沉默,低下头退了出去,临走之前担心的看了一眼许小陶,见她不再像刚才那样激动,稍稍的放下心来。

  病房里只剩下坐得笔直的封行墨和坐在床上一脸泪痕的许小陶。

  封行墨冷着一张脸,拿起医药箱递给她。

  许小陶看了看封行墨手背上还在流血的伤口,伤得很重,看起来她真的太用力了一些。

  她稍稍有些不好意思。

  “还是让医生处理吧,我不会。”许小陶讪讪的说道,胆怯的望着封行墨。

  敢咬封行墨的人,她绝对是第一个,许小陶都有些佩服起自己的胆量。

  封行墨挑眉,扬了扬受伤的手,把伤口举到许小陶面前,“让我怎么对医生说?被老婆咬了,还是被狗咬了?”

  “你……”许小陶愤愤的瞪大眼睛,骂她是狗,这男人真毒舌。

  “快点儿。”封行墨不悦的低吼。

  见封辰被他打伤,这女人就拼了命的爬过来。他的伤口流那么多血,许小陶却无动于衷。

  这差别真大。

  许小陶跪在床上,打开医药箱拿出碘伏替他消毒,动作笨拙的处理伤口。

  看着那深深的牙齿印记,许小陶暗暗皱眉,刚才她真的是被气昏了,竟然那么狠。

  再用点儿力,他的骨头都要碎了。

  虽然封行墨不哼一声,可在消毒时,每一次触碰到那些伤口,他的手都不受控制的颤抖一下。

  许小陶不禁更加紧张,盯着那些伤口,鼻尖不自觉的冒出汗。

  她看着他的伤口,封行墨看着她,看着那挺翘的小鼻子上越来越多的汗水。视线慢慢往下,落在她紧紧抿起来的粉嫩唇瓣上。

  看着看着,他忽然想把她扑倒,直接吃掉。

  “好了。”

  包扎好伤口,许小陶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擦去脸上的汗水。

  封行墨连忙收回视线,望向整张手被许小陶包扎起来,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你确定这样是好了?”

  他的手指都被纱布捆了起来,无法灵活活动。

  “你还是让医生重新给你处理伤口吧,我真的做不来。”许小陶无奈的说道。

  “算了,就这样吧。”封行墨耸耸肩,站起来朝她伸出手。

  许小陶连忙朝床边躲避过去,警惕的望着封行墨,反应极大。

  封行墨眸光暗了暗,站在床边望着逃跑的许小陶。

  许小陶动作太大,滚到床边继续滚过去,眼看着就要摔下床。

  封行墨看不下去,一只大手迅速按在她的身上,将她按在床上,成功地救下许小陶。

  “你……”许小陶错愕的低下头,看着封行墨按在她胸口位置的手,脸色瞬间涨红。

  “我是为了救你,不是故意摸的。”封行墨为自己澄清,没有松手的意思,手指还动了动,脸上分明挂着一狡黠的笑意。

  “封行墨。”许小陶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用力的去推他的手臂,没能推开,看起来反而像是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按过来。

  封行墨看着她通红的小脸儿,心情变得好起来,低下头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道:“我没想对你做什么,只是想抱你下楼。你醒了,我们也该回家了。”

  仿佛觉得许小陶还不够丢人,封行墨又在她的耳垂上吻了吻,“嗯,如果你想让我在这里办了你,我不介意配合你一下,浪费一点儿体力罢了。”

  流氓的话被他说的理直气壮。

  许小陶气的差点吐血,咬牙骂道:“色狼!”

  对这男人分分钟可以从暴怒变成流氓气质,许小陶表示无语。

  最终,她还是被封行墨打横抱起来,走出了病房。

  *

  回到帝国庄园,封行墨直接去书房开视频会议,一整天没去集团,很多工作等着处理。

  许小陶洗了澡换了衣服下楼,坐在沙发上想着今天的事,封辰被封行墨打得很惨,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英雄救美,无数次在梦里出现的场景,终于在现实中上演。

  可惜,现在她是封辰的大嫂,救美的浪漫都没有了。

  想着要不要给封辰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他的伤情,许小陶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她连忙又将手机放回去。

  对于自己和做贼一样的反应,许小陶有些郁闷。

  助理萧强从外面走进来,见到许小陶恭敬的低了低头,“夫人,您的身体恢复了吗?”

  “嗯,好多了,谢谢关心。”许小陶尴尬的点头。

  在酒店房间的事情她完全想了起来,萧强和保镖冲进房间,把她狼狈的样子看在眼底,幸好当时她身上还有最后的遮掩,不然她一定羞愤致死。

  “夫人,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萧强迟疑了片刻,还是出声说道。

  “什么?”许小陶眨眨眼问道。

  她和萧强的接触不多,但也看出来他是个本分的助理,对封行墨很是忠心,总是以他为先。

  “今天负责暗中保护你的保镖给总裁打去电话,说你去了酒店,而且二少爷也在同一家酒店,总裁直接开车赶了过去……

  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幕,任何人都会误会。

  萧强不好对此多说什么。

  “当时我和保镖站在门口,房间里发生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但是听得出总裁很愤怒、很伤心。”萧强长长的叹息一声,“以总裁的性格,至少会把你和二少爷打残废。”

  闻言,许小陶沉默的坐在那里,低下头来。

  她也以为封行墨会把她弄死。

  “可是,总裁从始至终都没对你动手,抱着你走出房间,他的脸上只有心疼,仿佛丢了魂一样。”萧强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看得出,总裁是对你动了心。”

  “不可能。”许小陶连忙否认,“封行墨喜欢的是于歆柔,因为他和封辰喜欢同一个女人,为了让于歆柔死心,才……才和我举行婚礼。”

  萧强沉默,突如其来的婚礼,也让他很意外,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解释。

  许小陶不想再听萧强说这些,心情复杂的起身回了卧室。

  如果她和封行墨之间,只是一个契约关系还好;任何一方产生感情,恐怕她没有办法抽身离去。

  封行墨爱的是于歆柔,这一点儿无需质疑。

  他也亲口说过是想成全封辰,才和她举办婚礼。

  封行墨不会爱上她,绝对不会。

  许小陶这样想着,端起木瓜汁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