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招聘陷阱

现代言情字数:2249更新时间:2018-08-20

  看到许小陶,封辰也是愣了愣,不自禁的看向她的脚。

  “你怎么会到酒店来?”封辰疑惑的问道,礼貌带着疏离。

  她暗恋他的事情被曝光,注定两个人再不能做朋友,否则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

  “来找一个朋友,真是巧,在这里碰到你。”许小陶尴尬的扯嘴角,缓缓地走进电梯。

  “你的脚伤痊愈了?”封辰终究还是问出口。

  听他提到自己脚受伤的事情,许小陶眸光暗了暗。

  “好了,谢谢。”许小陶淡淡的开口,垂下头不去看他。

  电梯门在两个人之间缓缓地合上,像是注定有什么要被隔开。

  封辰心口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

  以前每次许小陶见到他,都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企图引起他的注意。

  虽然封辰不喜欢她,但也绝对不讨厌。

  有那么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在耳边,他觉得挺不错。

  这还是第一次许小陶对她如此冷淡。

  他揉揉眉心,转身陪着客人朝大堂走去。

  他这是怎么了?

  许小陶对他的暗恋曝光出来,他不高兴;现在许小陶和他划清界限,为什么还会觉得不舒服?

  送客人离开以后,封辰准备开车回集团。

  忽然想到许小陶走进电梯的时候,手里似乎拿着一份文件,文件袋上工工整整的手写着:应聘书。

  应聘?

  许小陶来酒店是应聘的?

  封辰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用力地推开车门下车,径直朝着酒店大门冲了过去。

  早上出来的时候,秘书随口说的一句话在他耳边重新响起:经理要去濠天酒店见客人?听说这几天有人在那里以招聘为幌子骗财骗色,好几个女大学生中招呢。

  *

  宽大的总统套房里,许小陶礼貌的站在中央,面前一个一身名牌西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一双眼睛直直的落在她的身上,眼神让人很不舒服。

  许小陶微微皱眉,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其他人。

  她投简历的是一家知名的跨国公司,招聘应该很严格才对,怎么会只有一个面试官面试,而且是在酒店的客房里,不是会议厅。

  “我是科恩公司的人事部副经理,今天只是初步对你进行面试,并不是真正的面试。”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西装男淡淡的笑着,拿起茶几上的应聘书,认真地看起来。

  许小陶点点头,放下戒心,对方的解释无可挑剔。

  “许小姐毕业于A大设计系,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设计作品?”西装男开始正式的询问。

  闻言,许小陶不禁有些紧张,解释道:“我没有正式参与过什么设计,不过在几次的设计比赛之中得过奖,在学校的成绩也不错。”

  西装男有些为难地摇摇头,“科恩公司招聘的是有经验的设计师,你不符合我们公司设计师的条件,不知道徐小姐会不会考虑做设计助理?”

  应聘设计师被拒绝,许小陶早就猜想到,毕竟这种跨国公司不想花费精力培养新人。

  “可以考虑。”许小陶认真地点头,只要能找到一份与设计相关的工作,她就满足。

  “那么,坐下谈吧。”西装男指了指对面的沙发,拿起咖啡壶倒了一杯咖啡,推过去。

  许小陶低头看了看,两个沙发之间被茶几隔开,让人有一种安全的感觉。

  “谢谢。”许小陶礼貌的说道,在沙发上坐下。

  因为紧张,她早就口干舌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其实,许小姐这么漂亮,还可以去做其他的工作,薪水一定比做设计助理或者设计师多。”西装男看着她喝下咖啡,唇角的笑容变得邪魅,缓缓开口。

  许小陶摇摇头,“我只想做设计之类的工作。”

  她喜欢设计,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设计出来的作品能完全的展现在众人面前,被人们喜欢。

  脸颊渐渐变得灼热起来,她抬起手揉了揉脸。

  或许是房间的空调开的太大,她这样想。

  西装男看着她渐渐变得红润起来的脸颊,唇角勾了勾,像是在盯着自己的猎物。

  身体的温度逐渐升高,许小陶不自禁的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火热的小舌舔了舔红唇。

  这样的动作落在西装男的眼里,更增添了一种难以克制的诱惑。

  不是空调调的高,而是药起了作用。

  许小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对不起,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但刚起身,脚下一软,身体软软的朝前倒过去。

  西装男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揽入怀里,凑到她的颈窝处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好香。”

  “放开我。”许小陶用力的去推他的脑袋,双手软弱无力,身体的燥热越来越严重。

  “哈哈。”西装男笑得得意,抬起手朝着她的脸颊摸过去,“现在你推我,一会儿你会求我要了你。”

  被男人的大手抚摸着脸,许小陶没有力气拒绝,一阵干呕的感觉传来。

  她不习惯和男人有太亲密的接触,更何况是这令人恶心的男人。

  这一刻,许小陶终于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情况,心沉了沉。

  “我是封行墨的老婆,如果你敢对我做什么,封行墨不会放过你。”许小陶想到封行墨的话,他是他的靠山。

  希望听到封行墨的名字,对方能放了她。

  “女人,你把我当傻瓜?封行墨的老婆会出来找工作?”西装男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

  低垂下头看着许小陶越来越红的脸和渐渐迷离的眼神,西装男再也忍不住,大手去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嘶啦一声,许小陶的裙子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不,不要。”许小陶用力地推搡,却怎么也推不开眼前的男人。

  “救命啊!来人!”一句又一句的呐喊,却始终唤不来一份回应。

  她痛苦的闭上眼,泪水从眼里滑落下来。

  “哭吧,越哭我越高兴。”

  西装男兴奋地说道,令人作呕的嘴巴离着她的肩膀越来越近。

  许小陶认命的用力咬着嘴唇,唇瓣一下被咬破,剧烈的疼痛让她变得模糊的神志清醒一些,身体也恢复些许的力气。

  用尽全身力气朝西装男推过去,将他推了出去。

  许小陶自己也重重的跌倒在沙发上,挣扎已经让她裙子被撕开的口子越来越大,许小陶用手挡了挡。

  “嘿嘿,性子还挺烈。”西装男也不生气,慢悠悠的朝她走过去,眼神越发的闪烁着精光。

  好久没碰到这么漂亮的女人了,他打算慢慢把她吃掉。

  躺在沙发上的许小陶拼命挣扎,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狼狈地环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茶几尖锐的棱角上,她一咬牙,就要撞过去。

  宁愿死,她也不让身体被眼前肮脏的男人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