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只有一张床

现代言情字数:2005更新时间:2018-08-14

  回到帝国庄园,许小陶才发现一个重要问题。

  封行墨的卧室里只有一张床,虽让床很大,但是她也不能和封行墨睡在一张床上吧?

  那是同床共枕。

  “还不睡,在等我?”封行墨从浴室里走出来,腰间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完美的倒三角的身体毫无遮掩的展现在许小陶的眼前。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身材极好。

  古铜色的八块腹肌,着实吸引人的眼球,让那些封行墨的花痴者们看到这样的画面,绝对会流鼻血。

  许小陶抬起手遮住眼睛,心里把封行墨腹诽了几遍。

  这男人是暴露狂吗?

  “只有一张床,怎么睡?”许小陶郁闷的说道。

  “都睡在床上,或者有一个人去睡沙发。”封行墨打趣地看了眼脸红羞涩的许小陶,然后率先躺在床上,用被子盖住身体,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许小陶看的愣了愣,抬手去扯他身上的被子。

  “怎么?还想看我的身体?”封行墨睁开眼,眸光深邃的瞪着她,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既然夫人迫不及待,那我只好尽一尽做丈夫的义务。”

  话音刚落,封行墨便抬起长臂一把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拉扯到床上,翻身压了上去。

  “你……你做什么?”

  许小陶被吓得脸色一白,怔怔的朝前看去,正对上封行墨漆黑如墨的双眸。

  她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速度。

  “陶陶,你觉得,一个男人和女人在床上能做什么?当然是……”封行墨故意拖长尾音,“当然是打架,男女之间打架。”

  他的声音透着暧昧。

  许小陶也不知哪来的胆子,一下子就脱口而出,“无耻、流氓。”

  她身上穿着红色性感的长裙,挣扎之下一条肩带滑落下来,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那样的风景让封行墨的身体逐渐紧绷勾起来。

  封行墨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喉结因为动作而滚动出性感的弧线。

  顺着逐渐火热的视线看过来,许小陶脸颊一红。

  硬的不行来软的,“封大哥,我们签过契约,你不会碰我,你不会违背契约的,对不对?

  封行墨薄唇紧抿,沉默的不发一语,只是双眸直勾勾的盯着他。

  他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几乎要把许小陶烧掉。

  她忽然感觉一阵口干舌燥,下意识地火红的小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封行墨只感觉大脑轰鸣一声,再也控制不住极力压制的欲望之火,大手抬起来就要朝着她的长裙抓过去。

  放在一旁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许小陶被封行墨压在身下,眼看着封行墨的目光越来越炙热。

  那样的目光分明是要把她吞噬干净,她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手机铃声的传来,打断封行墨的下一步动作,他不悦的抬起眼,极其不爽地瞪着手机。

  “我要接电话。”许小陶挣扎了下,没办法从他的身下挣脱开。

  封行墨看看手机,又看向一脸紧张的许小陶,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

  他忽然低下头,用力的含住许小陶的红唇,霸道的亲吻起来。

  今天,可是她先撩拨的他!

  “嗯额……”

  许小陶喉咙里发出的申吟,让她自己都觉得羞耻。

  太丢人了。

  封行墨因为这句浅浅的申吟,却满足地一塌糊涂。

  翻身在她身边躺下,此时的封行墨像是吃饱的猎物一般。

  “去接电话。”封行墨盯着近在咫尺的她巴掌大的小脸儿。

  呼吸之间是她身上淡淡的体香,那种清香让他感觉很舒服。

  “封大哥,我能不能在合同里再加一条?”许小陶从床上爬起来,胡乱的擦擦嘴,郁闷的说道。

  “不能。”封行墨断然拒绝。

  “我都还没说是什么!”许小陶气极。

  “我想什么时候吻你,就什么时候吻你。”

  对于被封行墨轻易地看透心事,许小陶也表示无语。

  跳下床,她快速的拿起手机,躲得远远的去接电话,以免封行墨忽然扑上来。

  看向手机屏幕,是最好的闺蜜叶蜜打来的电话。

  她按下接听键,把手机置于耳边。

  “小陶,新婚之夜的感觉如何?听说男人都有处女情结,见到处女都会发疯一般的对待,封行墨在床上有没有化身为狼?”叶蜜调侃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调侃的意味明显。

  许小陶恨得咬牙,抢婚的事情是她提出来的,却都是叶蜜在出谋划策。

  这家伙竟然连封辰准备取消婚礼都没调查到,害得“抢婚”彻底失败。

  听着手机里叶蜜的声音,许小陶眼珠转了转,偷偷的瞥向躺在床上等待着吞下猎物的某人,连忙对着手机大声说道:“什么什么?你喝多了?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去照顾你。”

  “谁喝多了?你说什么呢?”叶蜜一头雾水,疑惑的问道:“许小陶你吃错药了吧?”

  她只是打电话来调侃许小陶,毕竟昨天婚礼的新郎是本市大多数女人的梦中情人封行墨。

  早知道新郎是封行墨,抢婚的事情就该她自己去做。

  许小陶不理会叶蜜说了什么,继续说道:“放心,我们家老公很开明,会同意我去照顾你的,我马上就到。”

  说完,她直接挂断电话。

  封行墨从大床上坐起来,似笑非笑的望着许小陶,漆黑的双眸带着洞察一切的锐利。

  被他的目光注视着,许小陶总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很不舒服。

  “叶蜜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喝醉了,要我去照顾她。”许小陶尴尬的扯嘴角,她不擅长说谎,紧张的嘴唇都在颤抖,脸色有些发白。

  她想到封行墨不知道叶蜜是谁,正要解释。

  “叶蜜是你最好的朋友,做摄影的,对吗?”封行墨从大床上跳下来,光着脚踩在底板上,迈开长腿一步步的朝她走过去。

  “是。”许小陶喉咙发紧。

  “她在本市没什么朋友,你是她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这时候给你打电话,你是应该去看一下的。”封行墨顺着她的话说下去,黑眸更加深邃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