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联姻真相

现代言情字数:2378更新时间:2018-08-13

  于歆柔擦拭掉脸上的泪水,声音因为哭泣而沙哑,“爷爷,许小陶心里爱的并不是行墨,她不配成为封家的大少奶奶。就算不是为了我,也请您宣布他们的婚礼无效,您不能毁了行墨一辈子的幸福。”

  封志国猛然转过身,眼里有怒气一闪而过,他眼睛眯了眯,迸射出一种无形的压力,冷声说道:“婚礼临时换新郎新娘,现在宣布婚礼无效,让我们封家的脸面放在哪里?”

  “我……”于歆柔喉咙发紧,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还从未见过封志国如此生气。

  “婚礼成了事实,他们不能离婚,至少短时间内不可以离婚。”封志国收敛起身上的气势,淡淡的说道。

  *

  宽大豪华的客厅里。

  许小陶如坐针毡的坐在封行墨的身旁,不时地朝着一旁挪一挪身体,不想和他靠的太近。

  “想躲着我?”封行墨没看她一眼,薄唇轻启的开口,“就这么不想坐在我身边?”

  “呵呵。”许小陶干笑。

  糟了,被发现了。

  “我觉得有些热,坐在一起不舒服。”

  她胡乱地找借口。

  她睫毛忽闪着,瞪着一双大眼无辜的望着封行墨。

  封行墨一把将她揽入自己怀里,让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密不可分,冷声对女佣发下命令,“把冷气打开。”

  女佣怔怔的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向封行墨。

  现在是秋末,夜晚的温度有些低,还要开冷气?

  “不……不用。”许小陶从封行墨怀里探出头来,对女佣扯了扯嘴角,“不用麻烦,我忍忍就好。”

  她穿着单薄的红色长裙,开冷气不冻感冒才怪。

  一阵汽车轰鸣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几分钟后,一身亚麻色笔挺西装的封辰从外面走进来,不同于封行墨的霸道冷酷,封辰眉目温和,一副儒雅的样子。

  许小陶的目光立刻被吸引过去,如同以前一样,只要封辰在场,她的视线就没办法从他的身上离开。

  腰间传来一阵疼痛,许小陶倒吸一口凉气,转过脸不满的看向罪魁祸首,“做什么?”

  “你男人在你身边,你看哪儿?嗯?”封行墨黑眸幽深的提醒,“记住我对你的警告。”

  把你们两个都弄死。

  封行墨的话在她耳边响起来,许小陶不自觉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乖乖收回视线。

  封辰眸色复杂的看向封行墨和许小陶,淡淡的笑了笑,“大哥,大嫂,你们好。”

  被喜欢的男人叫大嫂,是种什么样的体验,许小陶终于体会到了,她偷偷的按了按自己的心口,像是被什么狠狠地刺了一刀,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你……好。”许小陶扯嘴角,对封辰笑了笑。

  封辰神色复杂的盯着她。

  “陶陶,不是给阿辰准备了礼物吗?快去拿过来。”封行墨注意到许小陶微红的眼眶,微微皱眉,不动声色的开口,松开握着她纤细腰肢的大手。

  许小陶点点头,转过身去的时候把眼睛里的悲伤收敛起来,拿过一旁的盒子,递到封辰面前。

  “谢谢。”封辰礼貌而疏离的笑着。

  一阵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传来,许小陶抬起头看向楼梯,于歆柔哭着从楼梯上跑下来,见到封行墨的时候,明显呆了呆,怔怔的望过来。

  “行墨。”

  封行墨似乎没想到于歆柔会出现,皱了皱眉,简单的应了一句,“嗯。”

  “行墨,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封行墨看着于歆柔满眼的委屈与期盼,哪能猜不到她想单独聊些什么。

  他浅浅一笑,拉过许小陶娇小的身子,“歆柔,我已经结婚,与你单独相处似乎并不合适。”

  许小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封行墨一个用力搂在怀里,然后被紧紧地箍在他的身体。

  她用力的挣扎,根本挣脱不开,力气太小。

  闻言,于歆柔哭得更伤心,转身朝外跑去,头也不回。

  “大哥。”封辰暗暗皱眉,有些埋怨的望过来,不似以往温润如玉的样子,“你这样对歆柔,太过分了。”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封行墨淡漠的说道,“不需要别人教我怎么做事。”

  封辰转身追出去,没再看许小陶,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

  看着他决绝离去的背影,许小陶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下意识地迈步要追上去,身体被封行墨紧紧地抱着,一步都迈不出去。

  “许小陶,你在激怒我。”封行墨微凉的唇瓣咬住她的耳垂,声音带着一股寒意说道。

  如同一股电流击中,许小陶身体颤了颤,捂住耳朵疑惑的看向封行墨,“封大哥,为了成全学姐和辰哥哥和于歆柔,你对她说出那么绝情的话,不会心痛吗?”

  “为什么要心痛?”封行墨挑眉,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过她柔软的脸颊,薄唇似乎勾起一抹浅笑,“你想说什么?”

  许小陶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心痛!他回答得如此决绝。

  封行墨生性冷漠,对所有人的感情都很淡漠。

  即使喜欢于歆柔,也不是把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不会为了她而心痛。

  可她不一样,她只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小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封辰,不可能轻易忘记。

  *

  餐厅里。

  封志国一双锐利的眼眸上上下下的扫视着许小陶,那样的目光如刀子一般锋利。

  许小陶不自觉的抿紧唇瓣,垂下来的双手紧紧地抓住身上的长裙。

  “许小姐,感谢你为了保全封家的颜面,答应和行墨结婚,等你们离婚的那一天,封家会做出相应的补偿。”封志国坐在餐桌旁,像是在谈论一场交易。

  他不觉得封行墨会真的看上许小陶,许小陶虽然长得还算不错,但是家世比封家差了很多。

  和她结婚,对封行墨在封家的地位没有任何的提升,反而会拖累封行墨。

  智商高的封行墨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我……不是……”许小陶想要辩解,婚礼是她稀里糊涂之下完成的。

  封行墨抓住她的手,打断许小陶的话,看向一副高高在上样子的封志国,笑着说道:“补偿的事情,我和陶陶商量过,这一点不需要爷爷操心。”

  许小陶郁闷的撇嘴,哪里商量过,是她被逼迫着欠下了契约,不对,是卖身契。

  因为一场抢婚,她莫名其妙的成了封行墨的妻子。

  “那就好。”封志国满意地点点头,对封行墨的办事能力很信任。

  他长长的叹息一声,看向一脸自信的封行墨,无奈的说道:“和于歆柔联姻,本来我考虑的是你,可是你二叔和二婶……”

  “爷爷,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要用自己的婚姻去换取什么,既然二叔他们想要,我也不会阻拦。”封行墨无所谓的说道:“可惜,于歆柔对封辰没这个心思。”

  原来,联姻的事情牵扯那么多。

  听到和封辰有关的事情,坐在旁边的许小陶竖起耳朵,仔细的听起来。

  她习惯关心封辰,细心收集任何和封辰有关的资料。

  可是,封行墨似乎猜中了她的心思,把话题转移到集团的事情上,不再谈论和封辰和于歆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