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诈尸了!

古代言情字数:2011更新时间:2018-07-26

  昭和殿,水声叮咚,竹乐敲击。

  寝榻上暗红色的帘子微微摇曳,两具纠缠的躯体隐隐而现。

  男子貌可入画,妖孽倾人,那一双深如浓潭的美目却是冷清异常,神色寒冽,面上毫无表情。

  即使是正与人行害羞之事,这俊美无俦的容颜也给人不容亵渎的感觉,令人望而生畏。

  “付挽宁,你这幅可怜模样做给谁看?”男子言语冰冷,不带任何温度,犹如那双深望不见底的双眸,只让人觉得绝望。

  “百、百醇······痛,痛,不要······”低声乞求的呓语自身下女子口中散开,伴随着抽泣声,甚是楚楚可怜,却让男人越发愤怒了起来。眼神里那滔天的怒意和无边的恨意,像是要将眼前这个柔弱的女人生生撕裂!

  男人反手将她的胳膊一把拉起,将女子正面对着自己,毫不怜惜地扔在了寝榻上,还未等女子出声,便狠狠的咬了下去,留下一排深深的齿印。

  “啊——痛、痛······求求你,求求你······”

  百醇冷笑一声,毫不怜惜,猛然加重力道,眸底的愤怒像是要将这女子生生烧化。

  “你也知道痛?你这痛,可有朕的万分之一?”

  付挽宁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盈盈美目中泪光闪现,尽显委屈。

  如撕裂般的痛楚袭来,连完整的话都吐露不出了,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叫痛求饶。

  继一声微弱的“不要”还未说出口,便觉得意识涣散,不能集中。

  眼前的事物也随之模糊了起来······

  百醇冷眸扫了一眼床上瘫软如泥、半死不活的付挽宁,面色寒芒乍现,眸中也闪过一丝残忍的鄙夷来。

  他轻蔑起身,面无表情道:“更衣。”

  身侧立马有人弯腰过来,恭敬为其穿戴衣衫。

  宫女随意将一张白布遮盖在了女子身上,躬身退下。

  “拟旨!”

  那双冷然的黑眸再未向她望去一眼,淡漠的脸上厌恶之色尽显。

  待得青衣太监恭敬候命,才悠悠开口,语气冰冷,仿若寒冰。

  “宁妃品貌端庄,贤良淑德,深得朕心。今特赏铜具数对,赐宫清浴宫!”

  纤细的脚腕微动,锁链叮咚,将她细嫩的皮肤磨得通红。

  羞辱她,就连囚禁的枷锁都不屑多做劳心。

  铜具,铜具。

  那天牢里的犯人脚下,拷得不就是这些“赏赐”来的铜具么?

  赐宫清浴宫,那清浴宫是什么地方?

  平日里皇上洗澡的堂子,多少嫔妃被召洗了鸳鸯浴,哪家娘娘会赐宫这里?

  付挽宁再醒来,已经是一日后了。

  正是深夜,水声清冽,如麋鹿一般温润潮湿的双眸缓缓睁开,身上传来的烧痛感让她不禁皱眉。

  空荡荡的清浴宫内仅剩她一人,想要起身,却惊觉被什么绊住了手脚,细细一看,是两条制作粗糙的铜链。

  脑袋当中一片混沌,待到想起发生了什么,眼中一阵潮湿,大颗的泪花滚落了下来,砸在床单上。

  点点处子红看得她心中一惊,紧紧抱起,捂嘴痛哭,压抑着不发出声音来。

  四下一番打量,眉心一皱便咬牙向一旁的大柱上撞了去,血液瞬间自光洁的额头上流下,煞白的小脸看来竟有些骇人!

  值夜的小太监听见了声响便打着哈欠寻了过来,看见那惊红一片,立马慌乱地大叫了起来——

  “不好啦!宁妃娘娘自杀啦!”

  天上惊雷劈过,夜空惊亮,像是浓黑的夜幕被撕破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嘶——”挽宁眉头紧蹙,头上传来的剧烈痛感让她浑身紧绷绷的难受。

  聒噪,聒噪!

  双眸微微一睁,便被眼前的场景吓得一个怔愣。

  古色古香,建筑繁复,豪气奢华,这是······哪儿?

  她不是在和师傅做实验么?

  在制药大赛前夕,那加进的剂量太重,毒气迅速弥漫了整个实验室,易燃体莫名爆炸!

  卧槽,头······

  痛痛痛!

  脑海当中迅速涌入的信息合着脑外的痛处,让她紧紧抱住头。

  带了人冲进来的小太监看见再次坐起来的付挽宁,又是一声惊叫:“诈、诈、诈尸了!诈尸了啊——”

  听到这话的挽宁也是一呆,瞬间从地上跳起来,跟着尖叫一声:“啊——哪、哪里诈尸了?!”

  小太监:“啊——”

  挽宁一脸茫然的四下张望,也:“啊——”

  头好痛,头好痛,头好痛······

  躺在床上的挽宁翻来覆去的打滚儿,脑海当中不断涌出的片段让她大概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在那场爆炸当中,她挽宁的小命无疑是没了,却阴差阳错的让魂魄附身到了千万年前的楚国公主付挽宁身上。

  半年之前,百家宴上,付挽宁对百醇一见倾心,自此难忘,乞求母亲多日才得来和亲的机会。

  路途千百里,历时七日终究是到了梁国,没想到迎来的却是百醇的羞辱和嘲讽。

  “大傻子。”挽宁努努嘴,为这个死去的付挽宁不值。

  只是······

  动了动手腕,她替自己倒了一杯茶,手臂高抬转动,却不见茶盏里的水动弹分毫。

  付挽宁眉头蹙起,不知是哪里的记忆出了差错,楚国皇室之人因为血脉而继承的的御水术的调用方法就在脑海当中,但不论尝试几次都不能成功。

  那段精密完美的记忆里不知为何凭空缺了一段。

  “吱呀”一声门响。

  “娘、娘娘,用膳了······”小宫女怯生生的将碗筷递进付挽宁的手里,抖如筛糠。

  敛下心思睨了一眼震动模式一样的小宫女,付挽宁坐起来端起饭碗,往嘴里扒拉了一口清粥问:“你抖什么?”

  “我······奴婢,奴婢,没有抖······”灵心简直要哭出来了,她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小宫女儿,因为得罪了掌事姑姑被派来给这个傻子宁妃送饭。

  可是这宁妃非但不傻,还聪慧异常,自己有一丁点儿的小心思都能被那双狡黠的眸子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