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信息量真大

现代言情字数:2087更新时间:2018-05-08

  女生之间三人的友情,似乎总有一个会被冷落,而被冷落的那一个渐渐的就会脱离这个小团体被另外两人攻击。

  邢游曦看到坐在她对面留着一头干练短发的女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在这场友情当中,她就是被孤立的那一位。

  甚至现在已被她们视若仇敌。

  “宋小姐,大家的时间都很珍贵,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就开门见山的说吧,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

  她说话的时候,纤长白皙的手指习惯性的抚摸着咖啡杯的杯脚,目光落在宋佳蔓的身上一副闲散悠然的模样。

  “邢小姐,我这次是受雅诗委托,前来找你谈判,希望你可以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这是协议书。”

  宋佳蔓说着从她的公文包内,拿出早已拟定好的文件还有一只钢笔放在桌面上,推到邢游曦的面前,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邢游曦的目光只是淡漠的从文件上扫过,随即抬起头来,看着宋佳蔓,低声一笑。

  “是叶雅诗委托你来的?倒是惊奇,她又是用什么身份来要求我和我丈夫离婚呢?宋小姐,你可是法律系的高材生,这样的忙你也帮?”

  真是讽刺,她读书时期的两位好友,一位盼着她和她丈夫离婚,一位就帮着递离婚协议书,她怎么尽是遇到这些奇葩事。

  宋佳蔓面色猛的一沉,阴翳难看,见邢游曦一副淡然的模样,似是早就知道她今天的目的,就是为了离婚这件事。

  “你和温泽熙结婚两年,他去你那边的次数屈指可数。邢小姐,这对于而言也是一种解脱,你又何必死皮赖脸一直霸占着温太太的位置?温泽熙和雅诗在一起的事情,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邢游曦闻言面色不改,从包里面掏出口红补了一个妆,随后才语气淡漠的回了一句,“信息量可真大。”

  宋佳蔓被邢游曦所说的话给噎了一下,也彻底的失去了耐心,目光不悦的落在一身红色小洋裙的邢游曦身上,“邢游曦,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雅诗只是不想要这件事情闹得太难看了,所以才想找你私下解决。你把字给签了,万事大吉。”

  “北城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后难免还要碰面,不要把事情闹得太难看。当初温泽熙在你丢失清白之后还娶了你,完全是因为雅诗的劝说。若是你还要点脸的话,在这个时候你就该把位置让出来。”

  邢游曦补妆的手停顿了一下,轻挑眉头,抬眼看着宋佳蔓,“脸?不要意思,我的脸已经离家出走很多年了。难道叶雅诗的脸也和我一样,离家出走了?闹大吧,北城好久都没热闹过了,或许大家都在等着看热闹呢。”

  “邢游曦。”这三个字几乎是从宋佳蔓牙缝里面钻出来的。

  然而激怒了宋佳蔓的人却一脸的淡定,收拾完手中的化妆品,就连多余的目光都没落在她的身上。

  “你们这么急切的希望我和温泽熙离婚,该不会是叶雅诗怀孕了吧?怀孕了好啊,我不离婚,叶雅诗的孩子始终只是一个私生的。出生书香世家的叶大小姐插足闺蜜的婚姻,还怀了孕。

  若是叶家的那个老太爷知道了这件事情,怕是棺材板都要摁不住了吧。”

  宋佳蔓的面色铁青,看着一副悠然自得的邢游曦,咬了咬牙,愤怒的说道,“邢游曦,大家朋友一场,你有何必这么做?你和温泽熙的感情早就出现了问题,只要是你放手温泽熙就会给雅诗一个名分。成全也是一种美德,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自私。”

  邢游曦目光淡然的扫了一眼宋佳蔓,见她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只觉得好气又好笑。

  “美德?这种美德我可不想要,不如你给你爸找一个小三,让你妈成全。你们全家人给我做一个表率,那我或许可以精神上支持你一下。”

  宋佳蔓闻言,面色难看,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举起手就要往邢游曦的脸上打去。

  邢游曦一把抓住宋佳蔓的手腕,面色也不再像是刚才那么的悠然,那好看的眉眼带上了几分冷意。

  “宋佳蔓,上次你甩我巴掌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她说着反手一巴掌打在宋佳蔓的脸上,“这一巴掌是我替你的三观赏赐给你的,少在我的面前秀下限,滚去和你的叶雅诗抱团吧。

  顺便告诉叶雅诗一声,若是温泽熙想和我离婚,还轮得到她来找我?也顺便帮我说声谢谢,谢谢她替我照顾泽熙,并且不收取任何费用。”

  她的话里面讽刺的意味浓烈,面带讥笑。

  宋佳蔓气急败坏的看着她,被掌掴的侧脸微微红肿,手掌紧紧攥在一起,咖啡店员的目光时不时的往她们这边看过来,为了保险起见避免邢游曦把事情闹大。

  她只有不甘的提起公文包,一脸恼怒的离开。

  邢游曦看着宋佳蔓离开的身影,脸色渐渐的惆怅了起来,揉了揉眉心,余光撇见手表上的时间,迅速从座椅上起身。

  刚才忙着和宋佳蔓战斗,完全是忘记了今天的任务,她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哀嚎一声手提包正要离去。

  然而在这个时候她包里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婕西的来电,深吸一口气接听电话。

  电话那边,婕西那带了一点得意的语气响起。

  “游曦,你怎么还没回来?没有见到裴总吧,真不好意思,裴总那边已经答应我的访谈了,你就不要白费心思浪费时间,回来收拾东西去跑外场吧。”

  邢游曦闻言,沉着脸挂断通话,迈步离开咖啡厅。

  在她离开之后,楼上两个男人从楼阁间走了出来,其中一位目光紧锁她离开的方向,眼神复杂,语气冷然的询问身边的人。

  “她是谁?”

  梁锦荣闻言,微微一怔,没反应过来,“你说的谁?”

  裴舒凌目光冷冽的扫了他一眼,并未再次开口,他那一双好看的眸子注视着渐渐远行的背影,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直到那俏丽的身影从他的眼中消失,他才收回目光。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