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近乎宠爱

现代言情字数:2026更新时间:2018-04-10

  “……”

  诶?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转瞬钻入鼻尖,顾浅浅一脸怔然,连哭声都停住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被冷翊寒抱在了怀里……

  顾浅浅脸上蓦地一红,小手攀在男人结实的臂弯,心跳渐渐加速。

  “你做了这么多,就是想我多在意你几分?”

  男人清冷性感的声音,伴着胸口一起一伏在她的发顶响起。

  顾浅浅还有些发懵,傻乎乎的抬起头,琥珀色的瞳仁忽闪忽闪,说不出的娇憨令冷翊寒心上一紧,喉咙不禁有些发干涩。

  “这次酒吧的事,我会查清楚,以后也会尽可能的照顾到你。”说着,冷翊寒动作难得轻柔的推开了怀里温软的女孩,神情一如往常般冷酷,正色道:

  “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再犯错。”

  什么?顾浅浅唇瓣微张,这简直太不人道了!男人哪里来的霸王条款!

  她嘟起嘴,手搅着衣服,眼神里愤愤不满,“您不讲道理,这天底下,就没有不犯错的人~再说了,不犯错的,那都是呆子!”

  “能把犯错说成理所应当,你是第一个。”

  男人声音冷了下来,顾浅浅听着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小眼神俏俏撇上了男人消薄的唇,那刚毅的唇线泛着男人特有的冷峻,怪不得每次男人开口说出来的话,都是那么的冰冷没有起伏。

  顾浅浅撇了撇嘴,视线落在冷翊寒的挺直的鼻梁后,她没敢再往上瞧,深怕对着那双漆黑如夜的眸,惹得一阵心悸。

  “我不是这个意思,五爷您总该给我个范围吧,什么事情在您眼中算的上错,是我犯下后您不能容忍的。”

  “任何出格的行为,以及伤害自己。”冷翊寒顿了下,继续道,“高三最后一个学期,直到考试之前,你不必再去学校了。”

  “啊?”

  距离学期结束还有两个月,这两个月的时间不让她去学校,难不成要把她锁在别墅里挺尸?顾浅浅整张小脸迅速垮了下来。

  “我才刚想当一回三好学生,您能不能收回成命?”

  “不能。”

  冷翊寒言简意赅的回答道,他这向来没有讨价还价一说。

  顾浅浅彻底郁闷了,“那我不去学校,谁帮我复习?”

  “家教!”

  又是两个字~

  顾浅浅眸子微转,讨好的凑近男人几分,为了自由,就是让她扑在冰川上她都干,何况冷翊寒的冷气,距离冰山的档次,还差那么一些。

  “那个,五爷~请家教多费钱啊,现成的老师不是就在学校里吗,何况丰英中学的学费那么贵,您培养我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我看,还是别浪费您的钱了~”

  “考上天清大学。”

  冷翊寒没由来的一句话让顾浅浅一懵,随即反应过来,小脑袋点头如捣蒜。

  “我保证,一定好好学习,努力考上天清大学!”

  “努力?”

  冷翊寒眸色微凉,略带戏谑的目光扫过女孩微红的小脸,威胁意味十足。

  “啊咧,那个必须考上,是必须,您听错了。”

  顾浅浅咧开一口小白牙,笑容特别尴尬,好在男人听见她的话后,神色恢复了正常,没有再冷着脸。

  “五爷,还有一件事我想跟您打个商量……”

  “说。”

  冷翊寒和顾浅浅在酒吧里一呆就是一个小时,出来时,外面夜幕早已低垂,小雨稀稀落落拍打在霓虹灯上,晕开一个个光圈,看着这些光圈,顾浅浅心里忽然涌起阵阵恍惚,连着走在前面的冷翊寒停下,她都没有在意。

  “嘶~好痛!”他的背怎么比墙还硬……

  顾浅浅抬手揉着额头一脸的怨气,见男人转身,立刻变脸……

  冷翊寒望着女孩灿烂的笑容,深邃的眸色暗了几分,一种他也难以分辨的情绪,悄然而生。

  “我看看。”

  “……”

  顾浅浅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任由男人修长的手拨开她额前的碎发。

  “是有些红,疼吗?”

  “不……不疼……”

  男人宽厚的身形遮挡在她的身前,连带着风卷起的春寒都被男人全数掩去。顾浅浅轻咬着唇瓣,水眸中恍惚再起,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名叫冷翊寒的男人。

  灯光在他冷峻的侧脸,投落一道阴影,五官显得更加立体,宛如古欧城堡里走出的高贵王子,气质卓然,帅到掉渣。

  这一定是她第一次大着胆子,这么近距离的打量他——

  短碎的发半遮男人凌厉的眉峰,稍一蹙眉,已是冰雪利刃,叫人胆寒,偏巧,他又生了双及冷冽的眸子,深邃幽暗,如同暗夜里的星辰交织出的漩涡,一眼深陷,却又望而生畏。

  眼神,模样,都还是顾浅浅前世认识到的那个冷翊寒,可是他现在的行为举止温柔的近乎宠爱,是她的幻觉吗?

  风撩起她乌黑的长发,挠着精致的脸颊有些发痒,顾浅浅没忍住,干脆把头发别在了耳朵后面,露出一排带着耳钉的白嫩耳廓,闪闪发亮。

  “把它们处理了,”冷翊寒粗砺的指腹揉捏着女孩的叛逆,这么多耳洞打在软骨上,她不知痛吗……

  想着,眼神又沉了分,“我不希望再看见这些。”

  “咳咳~”

  顾浅浅一口口水差点没把自己呛死,“五爷,您还好吧……”

  突然管这么宽,难不成她给他刺激受了?还是他生病了?又或者打算变着法子整她?

  不论哪一样是真相,顾浅浅都觉得自己悲催不已。

  “嗯。”冷翊寒应道。

  嗯?这是什么意思……顾浅浅撇了撇嘴,眼瞅着男人回过身,正犹豫着要不要跟男人做同一辆车,就见男人目光化成一道利剑甩了过来。

  顾浅浅低垂着脑袋,越过站成一排表情严肃的黑衣男人,上了冷翊寒的车。

  她头靠着车窗上,瞥了眼被压在路牙边儿的向荣,犹豫片刻,还是将目光转向了身旁的男人。

  “五爷……”

  冷翊寒闭眸养神,听见女孩甜软的声音,不为所动。

  “五爷?”顾浅浅又试探的喊了一声。

  这回冷翊寒开口了,却没有睁开眸子,语气冷漠而慵懒,“查清原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