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要怎么解释

现代言情字数:2095更新时间:2018-04-03

  疼……破碎的痛呼被顾浅浅吞入腹中,她紧咬着唇瓣,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下铺开的血色像极了盛开的罂粟,染红了她白色的连衣裙,绚烂而迷人。

  为什么……

  顾浅浅双眼空洞的仰望着散发着冰冷气息的股欧式别墅,阳台上,已经没有了女人的身影。

  身体一点一点变冷,她想求救,可是一开口便血气翻涌。

  “哒、哒、哒——”

  女人的高跟鞋由远至近,不紧不慢的靠近着地上垂死的女孩,直至尖利的脚尖抵在她细嫩的脸颊,戳出一道血口才停下。

  “浅浅,你别怪我心狠,说来,整件事都怪你那死去的母亲,当初如果不是你母亲用命攀上冷家这座高山,保你一条贱命,就凭你这种低贱的货色怎么配待在五爷身边!”

  李嫣然捂着妖艳的红唇,眼神越加狰狞,“不过结果,你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上,没了你,五爷就是我的了!今后,他该宠的人,也只会是我~”

  一口鲜血自顾浅浅的唇角喷流出,她紧咬着贝齿,眼底迸发的恨意,染红了她纯澈的眸子,就这么仰着头,死死盯着李嫣然。

  她居然天真到把她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为了她,她甚至多次触怒那个男人……

  “原来你接近我,对我好,一直都别有目的!”

  “现在知道已经晚了!”李嫣然冷哼一声,抬脚用力的踩在顾浅浅的心口上,居高临下,眼神里带着一抹疯狂,“赶紧去死吧~”

  顾浅浅身体不可抑制的轻颤着,仿佛全身的皮肉都在女人的鞋跟下碾成了碎渣。

  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猛地伸出手死死抱住她的脚腕,“李嫣然,我在下面等着你!”

  顾浅浅声音很轻,眼神里却散着冰冷刺骨的寒意,直直的望着着李嫣然,她要将这个女人的样子牢牢记住,下辈子再遇见,她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搞死她。

  ……

  帝都丰英路上霓虹闪烁,学区内几乎已无行人来往,一辆失控的卡车仿佛从天而降,正以八十码的车速,撞向丰英贵族大学旁唯一一辆打着双跳的黑色轿车。

  “砰”一声巨响,卡车堪堪蹭过急速避让的轿车车头,撞在了路牙上。

  “五爷,您和小姐没有受伤吧?”秦骁手握着方向盘,紧张的问道。

  还好他反应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说来也奇怪,小姐一直和五爷不合,好不容易准备和好了,让爷来接她回家住,就出现了这件事,仔细一想便能猜透,这件事的幕后主使……

  “秦骁,开车。”

  冷翊寒阴鸷着双眼,牢牢锁住怀里惊吓过度晕过去的女孩,见她已有转醒的迹象,眼底的寒意越发浓重,他伸手摩挲着女孩纤细的颈项,猛的收紧……

  或许当初,他就不该心软救下她。

  强烈的窒息感,让原本已经死透的顾浅浅惊的睁开了眸子,她不是被李嫣然推下阳台了死了吗?

  怎么会……又活了……难不成是在做梦?

  “既然你想死,那么,我成全你。”

  身旁男人俯身逼近,赤红着眼眸,薄唇勾起一抹残忍,那迫人的气息扑面而来,让顾浅犹如置身在冰窟窿里,阵阵发凉。

  是冷翊寒!她居然回到了他的身边?

  顾浅浅瞪着琥珀色的杏眸,惊恐的不停怕打着男人失去温度的手腕,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不管是不是做梦,好不容易活了过来,她可不想再死一次。

  这场景好熟悉……

  过了几秒,她缺氧的大脑迟钝的运转起来,顾浅浅轻蹙着眉,她想起来!

  可是怎么可能,她居然重生回到了两年前!

  卡车是她托李嫣然找来吓唬冷翊寒的,为了让卡车司机发现目标,她还故意说晚上太黑怕找不见车,让秦骁开了双跳!

  谁知这卡车根本就是想撞死他们,当时她没有多想,以为冷翊寒在外面惹了仇家,连累了她,但是……在她死的时候,李嫣然的那些话,让她瞬间明白了,根本就是这女人想弄死她。

  记得初次与李嫣然见面的时候,是被冷翊寒收养的第七个年头,她十四岁,从那个时候,她便开始有意接近,扮演知心大姐姐的角色,送她礼物,陪她逛街看电影,现在想想,只觉遍体生寒。

  居然这么早吗,李嫣然就对她有了这么深的仇恨,恨到不遗余力的想杀了她?

  而这一切的祸端,都是因为眼前的男人……

  顾浅浅垂下眸子,死死咬着唇。

  李嫣然说冷翊寒宠她,她承认,可是他再宠她,当年的那起车祸,确确实实发生,母亲在车祸中身亡,就算冷翊寒对她再好,那也因为撞死母亲而产生的愧疚再作祟!

  顾浅浅在心里叫嚣着,刻意忽略死前,李嫣然在她耳边说的那些话。

  那个女人说她母亲是故意撞上冷翊寒的车,她不信,她一个字都不信。

  脑袋里蓦地一阵轰鸣,感觉像是被次声波强行灌入,顾浅浅脸色瞬间惨白。

  所有的记忆都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就连她三岁时摔过几次跤都记得特别清楚……

  她还“看见”她的母亲,毅然决然的冲向一辆黑色轿车,顾浅浅指尖一点一点蜷缩起来,任由指甲陷入柔嫩的掌心。

  她认识那辆车,是冷翊寒的!

  顾浅浅抬起头,眼底复杂一片。这么多年,她一直恩将仇报,这次还差点害的他……

  “五爷,我可以解释的!”

  “你要怎么解释~”冷翊寒睨着眼,滔天的杀意,弥漫在逼仄的车厢里。

  “我……”

  是啊,她要怎么解释,顾浅浅完全没了反抗的心思。

  司机虽然是李嫣然找来的,可接头,安排整件事的人是她,卡车以那种速度冲过来,就算她告诉男人,自己不过是想吓吓他,是个正常人都不会信的,何况,冷翊寒这种心思深沉的男人!

  但是一想到,男人前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罚她的场景……

  顾浅浅一哆嗦,眼中泛起一片水雾。

  在冷翊寒眼里,从不分男女,犯了错惩罚起来没有人是特殊的,所以她感觉她根本就没把她当成女孩子,那手掌落下的力道,害的她每次回想时,屁股都会隐隐作痛,如果再她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她还不如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