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斯羽回来了

现代言情字数:2069更新时间:2017-12-14

  K市城东翠屏居别墅。

  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将关蝶惊醒,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才发现自己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时间是凌晨的零点一刻钟。

  刚刚进门的夏逸南正背对着她脱着身上的西装外套,高大的背影落在她的眼里,一如既往的伟岸颀长,惹人心动。

  她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满桌的饭菜,已经凉透了。

  “逸南,你回来了。”

  她站起身来简单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抬步向着他迎了过去,裁剪精细的范思哲长款修身连衣裙将她高挑的身材衬托得更加玲珑有致,曼妙优雅。

  今天,她还特地化了个淡妆,使得本就天生丽质的她愈加得妩媚动人。

  她是所有人眼中公认的女神,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玲珑剔透,聪明优雅。

  按理说,一般男人娶到这么优秀的女人,都会把她捧在手心里,像稀世珍宝一样的宠着,爱着,供着。

  可,事实却非如此,结婚三年,她从来不知道被老公宠爱是一种什么感觉。

  走到他的身后,夏逸南刚好脱下外套,她伸手去接,却被他抬手错开了。

  她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有些尴尬。

  他将衣服挂到衣架上,又解下了脖子上的领带,整个过程,他看都没看她一眼,冷魅的侧脸上,表情是面对她时惯有的淡漠。

  她应该早就习惯了的,可是此刻,心头还是浮上浓重的失落。

  她本想着,今天会是个例外--

  他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下午的时候她鼓起勇气发了条微信给他,邀他一起共进晚餐,虽然没有收到回复,可她的心中还是怀了希望的。

  她抿了抿嘴唇,使语气尽可能地听起来没有波澜,“吃饭了没有?要不要先喝碗热粥?”

  下午的时候她无意中得知他让助理唐莫去帮忙买胃药,她有些担心,所以,厨房的电饭煲里有特地为他熬的养胃粥。

  不等他回应,她已经转身走向厨房。

  “不必了,十分钟之后到我书房来。”

  身后,他的声音冷漠到没有任何温度。

  去他书房?

  她心中一动,转头,他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向卧室,留给她的是那道熟悉的、冷峭疏离的背影。

  “逸南……”

  “砰!”

  关门声打断了她的话,他进了他的卧室。

  是的,他的卧室。

  他们一向都是分房而居。

  结婚三年,他从来就没有碰过她……

  望着那道冰冷的房门,关蝶眸子一暗。

  视线落到不远处的餐桌上,满满一桌子酒菜摆在那里,处境尴尬。

  她忙碌了整整一个下午,做的都是夏逸南爱吃的菜,可是刚才,他看都没看一眼。

  今天的纪念日,她筹划了好久。

  推开书房的门,夏逸南正坐在椅子上抽烟,他已经换了家居服,气场看起来没有之前那么凌厉。一张清朗俊逸的脸,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出令人心醉的魅惑。

  望着眼前缭绕的烟雾,想到会影响他的身体健康,关蝶微皱了皱眉,打算走到对面替他把窗户打开。

  夏逸南将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眉头微锁,“坐下。”

  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耐烦,关蝶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拉了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同时将手上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那是她一个月前就已经准备好要送给他的结婚纪念礼物--劳力士手表。

  为了挑选到他喜欢的款,她几乎跑遍了K市的各大商场。

  夏逸南淡淡扫了一眼盒子,她看在眼里。

  轻推盒子到他的面前,微笑,“这是我精心挑选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为什么送礼物?”

  他漫不经心地抽了口烟,掀起眼皮看向她,淡漠的目光里看不出半点丈夫对待妻子该有的温存。

  说不心伤是假的,可她还是很努力地使自己看起来云淡风轻,“你忘了?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前两年因为一些原因没有机会过,第三年的这一天,她满心希望着会是一个为他们的婚姻增加热度的契机。

  她凝视着他深邃冷润的眸子,奢望着能从里面找到一丝柔软。

  然而,结果令她失望。

  “我对这种纪念日没什么兴趣。”

  “啪”的一声响,盒子被不轻不重地丢到她的面前,“礼物更是没必要!”

  哦!

  关蝶的身子一僵。

  不是没有想到这样的结果,可偏偏还是不死心地过来自取其辱。

  她很快取了盒子站起身来,“既然这样,那就不打扰你了,早些休息吧。”

  言罢,转身。

  “站住,我有话跟你说。”他的语气很冷。

  “什么?”她再次看着他的脸。

  夏逸南抽了口烟,“斯羽回来了。”

  斯羽……

  这个并不陌生的名字让她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这还是她第一次不是在他酒醉后听他提这个名字。

  斯羽--

  他的初恋女友。

  可是……

  拿着盒子的手指紧了又紧,“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

  “你不明白?”

  夏逸南的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那我就开门见山,斯羽这次回来会一直留在K市,我不希望有什么人影响到她的生活,或者,在背后搞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

  他说着冷冷扫过她的脸,眼底的警告被她很敏感地捕捉到了,“否则,我绝不客气!”

  关蝶眸子一颤,“逸南,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怎么可能会对她做什么?!”

  她说的是实话。

  “好了!”他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我要的不是你的狡辩!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追究,接下来的日子,你好自为之!”

  想到几个小时前斯羽还一再恳求他不要追究过去的事情,相比较起来,眼前这张佯装无辜的脸更加让他感到厌恶。

  他起身,越过她直接走向门口。

  看着他凌厉的背影,关蝶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逸南,难道说,三年来,在你心里就从来没有为我留出一丁点儿的位置吗?”

  下一刻,回应她的是冰冷的关门声。

  同时,她也知道了答案。

  她很清楚地听到了胸腔里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有鲜血流了出来,很疼。

  只可惜,夏逸南他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