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成肥婆

古代言情字数:2127更新时间:今天05:38

  “赶走苏曦娘!赶走这个小偷!”

  “赶走她!”

  “赶走她!”

  “赶走苏嫦曦这个小偷!”

  “……”

  屋外整齐划一的声音让刚刚迷迷蒙蒙醒来苏嫦曦有些发懵,她还没来得及想自己到底是怎么从现代抗震救灾的现场穿越到这家徒四壁的小破屋,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还叫她小偷?

  这个苏嫦曦就不乐意了,她猛地起身……只可惜没起来,她眼睛不可思议的睁大,她的身体也变了,异常的肥胖。

  外面的争吵声不断,苏嫦曦吭哧吭哧的起身,想要一看究竟。

  终于,挪到了外面,她看到一群穿着古装的人拿着棍子,锄头,铁锨在地上锤着,看到她出来,脸上眼中都是憎恨的犹如看垃圾一样的神情。

  苏嫦曦蹙起眉毛,她完全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突然,大脑一阵刺痛,庞大的身躯也摇摇欲坠,差点儿没倒下。

  浑身就好像被抽出去了什么一样,生疼生疼的,但是脑袋里也多了些东西,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苏嫦曦蹙紧的眉心渐渐舒展开来,她明白了。

  这具身体的名字与她同名同姓,却胆小懦弱。

  原主二婶家的小孩子经常偷东西,原主被奶奶派着看着二婶家的儿子,那孩子犯的错就全部都算在了原主的身上。

  就像是今天,鸡汤是拿小孩子偷的,却被诬赖成了她。

  突然,一块儿石头朝着她的方向砸过来,正好砸在她的额头上。

  苏嫦曦面无表情,忍着额头上的疼痛。她看着眼前众人拿着棍子镐锤的模样,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众人看着苏嫦曦的眼神突然变了,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

  “怎么?你还想打人吗?”

  “她敢!是她偷东西在先,还敢打人?”

  “就算她胖块头大,我们一起上也能打的她没有还手的劲儿!”

  苏嫦曦听着他们的话,眸子越发的冷,“以前的事情,我知道我说也晚了,但是今天的事情,不是我做的,希望大家能够相信我。”

  “我呸!不是你是谁!小花儿都看到你个死胖子跑在我们家外边了!那炖鸡肉就是你偷的!”一个妇人叉着腰看着苏嫦曦鄙视的朝着她啐了一口。

  偷鸡肉,苏嫦曦唇角扯了扯。

  她回过头,看向旁边的房屋,纸糊的窗户纸上破了一个洞,一只眼睛顺着缝隙往外看,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到苏嫦曦朝着这边看过来,猛地一惊。

  苏嫦曦冷笑,她看不清那人的神情,但是看到那原本贴着窗户的身影在她看过去之后从窗户旁走开,就知道,那个人心虚了。

  “在此我向大家保证,对天发誓,这东西绝对不是我偷的,并且!”苏嫦曦说着目光冷冷的看着那个叉着腰还要开口的妇人,“并且,我会给你们揪出那个真正偷东西的人。”

  原主苏嫦曦是个包子,不管别人怎么污蔑都不说一句辩解的话,虽然是一样的名字,现在又是一个身体了,可她却不是一个包子,原主已经自杀死去,现在身体里的人是她,她就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欺负她一点!

  “什么?你不就是那个小偷吗?贼喊捉贼,真是恶心!”

  “真稀奇啊,这小偷还要抓小偷了!”

  “李二叔,你见过有小偷会承认自己是小偷的吗?”

  苏嫦曦听着他们的话,原本就因为胖而挤在一起的眼睛,因为她的眯眼变得更小了,显得有些滑稽。

  苏嫦曦抬手捏了捏眉心,这已经是习惯性动作了。

  她勾了勾唇:“那我现在就给你们把凶手揪出来。”

  苏嫦曦说着进了一旁的屋内,看着缩在炕头老太太怀里的七八岁小男孩,冷声道:“走吧,做错了事情就得承认,让别人顶罪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她说完伸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红痕,微微蹙眉。

  “你、你说什么?你个小偷,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小男孩说着不断地往老太太怀里缩,他说话的时候目光在躲闪,很显然的心虚。

  “小偷?小孩子说谎话鼻子可是会变得很长的,为了不让自己的鼻子变长,小弟弟,你还是和姐姐走一趟吧!”苏嫦曦说着伸出手去拉小男孩儿。

  老太太手疾眼快的拿出鸡毛掸子,要抽在苏嫦曦的胳膊上,苏嫦曦迅速的避开,看着老太太蹙了蹙眉,按着原主的记忆喊道:“奶奶。”

  “哼!还知道我是你的奶奶,还敢打着胆子在我这里拽庆哥儿,自己偷了东西就早早的认了,莫要再这里污蔑我们庆哥儿,他可跟你不一样,是个好孩子,才不会去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老太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模样,说起话来也是中气十足。

  苏嫦曦听着她这话险些笑出来。

  这满屋的鸡肉味儿,庆哥儿那还黏糊糊满是油的手,这鸡肉到底是谁拿的,一看便知了。

  若是原主的话,怕是还能被威慑到,但是现在的人是她苏嫦曦,自然是不会怕了。

  老太太再怎么也是老了,苏嫦曦现在的身体块头又大,一只手抓住鸡毛掸子,另一只手硬生生的将看着至少有一百二十斤的小胖子庆哥儿给扯了出来,不顾老太太的阻拦叫嚷将庆哥儿丢在门外乡亲们的面前。

  她一脸认真的看着村民们,义正言辞的说道:“这就是真正的小偷,我苏嫦曦没有动你们一点儿的东西。从前,我对于那些诬赖,我都忍了。就是今天,庆哥儿偷了这鸡肉之后,我想的也是,又要赖到我的身上了。我再也受不住了,回到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自杀,就在刚刚,我上吊了。”

  她的声音淡淡的,听得大家不由嘀咕,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

  苏嫦曦扯了扯嘴角,笑的牵强,果然没有人相信她的话。

  她费力的扯开脖子上那一层肥肉,将那道红痕露在大家的面前,“我原本是报着必死的决心,但是当我真的吊在上面气息要没了的事情,我突然惊醒,我这样屈辱的死去,也只会让大家觉得我是个小偷就应该死,死了也是活该!我觉得我不应该这样死去的,从前我胆小,由着他们把脏水往我的身上泼,但是现在我要澄清这一切,我苏嫦曦,从来就不是小偷!凭什么我要屈辱的死去,让真正的小偷逍遥法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