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相遇,你来得正好

现代言情字数:2164更新时间:2017-11-28

  施工区门卫听说她要去找宫总都很惊讶:“叶助理,雨实在太大了,就算你打手电筒也看不清楚的,还是别去了。”

  叶婼撑着伞,照着手电,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尖的方向走过去。

  大雨中,手电筒只能照到前方不足三米的范围,加上雨水不断飘打到眼睛上,严重影响了叶婼的视线,叶婼走得很慢,身体也是摇摇摆摆的。

  正常情况下,从办公区走到那座山需要二三十分钟,但叶婼走了一个小时才走到山脚。

  她拨打宫谋的手机,听到的是盲音。

  “宫总——”她试着大声道,“你在不在这里?”

  一阵大风吹来,她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湿滑的右手一松,雨伞被吹飞,“呼呼”的风和“哗哗”的大雨都拍打在她的脸上,令她的双眼睁都睁不开。

  她一边抹着脸上的雨水,一边艰难的前行。

  但她才走了两步就脚下打滑,身体没能站稳,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糊了一脸的污泥,手电也掉落在泥泞里。她狼狈的爬起来,跪在地面上,摸索着去捡那把手电。

  很不幸,她的手才刚刚摸到手电,旁边的斜坡上就有一颗石头松动了,“呼碌碌”的滚下来,正好压在她的手臂上,痛得她一阵呻吟。

  她用另一只手去推那块石头,但那块石头竟然还挺大,隐隐有从她的手臂上压过去、直奔她脑袋的趋势。

  真倒霉啊,看来今天又要受工伤了……

  她郁闷的咕哝着。

  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简直像天籁般响起来:“谁在这里?清醒的话就说一声。”

  叶婼眼睛大亮,大声道:“是宫总吗?我是叶婼。”

  “叶助理?”一道模糊的人影在手电迷离的光圈中闪现,而后捡起手电,几个大步就走到叶婼面前,蹲下来扶住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婼皱着脸道:“我看这么晚了您还没有回去,担心您被困在这里,所以来找您。”

  就着手电的光影,叶婼看到宫谋的头上、身上扎着几条挡雨的麻袋,配着一身的雨水,看起来有点像影视剧里的丐帮弟子,有点搞笑,但,也有着一种洒脱不羁的江湖气息。

  叶婼很有给他拍照的冲动。

  宫谋盯着她片刻后,唇边泛起微笑:“看来华兴真是给我挑了一位好助理啊。”

  他扶起叶婼:“前面有个存放物资的小山洞,我们先进去避避。”

  这么大的雨,谁都不可能在雨中行路,只能先躲雨。

  叶婼在宫谋的搀扶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十几米后,被扶进路边的一个山窟窿里,里面大概有三四十平方米宽,堆放着大量的水泥、沙子等物资。

  宫谋扶叶婼在水泥包上坐下:“辛苦了。”

  叶婼道:“宫总,你没什么事吧?”

  手电光里,宫谋的表情有些古怪:“你在担心我?”

  不管怎么看,她和他相比都是弱势的一方吧?被比自己年少、比自己柔弱的女人担心,让他感觉有些奇怪。

  叶婼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举止有什么异常,认真的道:“宫总,我是你的助理,你在工作上出了什么事,我这个助理有责任的。”

  宫谋轻笑:“我没什么事,就是在山头上逛时遇到暴雨,下山的时候又遇到堆放的建材塌倒在山路上,我把建材全部搬回去时天色已经暗了,手机也没电了,看不到路况,便暂时在这里躲雨。”

  他的眉眼在手电的光影中透着丝缕暖意:“你来得很好,等雨小一些以后我们可以照明回去,要不然我得在这里待一晚上了。”

  这一带比较偏僻,他又是午休时间独自过来的,如果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动向,很可能没有人来找他,找也找不到。而且,即使是他,也没有办法在这样的雨夜里,在没有任何照明的情况下夜行。

  叶婼欣慰:“那就好。”

  宫谋顿了顿,话题一转:“为什么就你一个人过来,公司的其他人呢?”

  办公区每天晚上都有人值班,宿舍区也有很多人内宿,这些人却让叶助理一个女子在这样的雨夜跑到这么远、这么偏的地方来?他要怀疑他的员工没有团队合作精神和绅士品格了。

  叶婼赶紧解释:“其他人并不知道您来这儿了,就我知道。我也是到了晚上九点才临时决定过来找您,一时间顾不上找别人陪我,我也不喜欢去麻烦别人,所以就自己过来了。”

  宫谋知道她不喜欢麻烦别人,只要是她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找别人,但他还是从她多带过来的雨伞、雨衣、手电等看得出来,肯定有人知道她要来工地找他,然而却没有人愿意陪她走这一趟。

  唉——

  他微微拧眉,公司这么多男人在她的面前都应该感到脸红,他回去后有必要教教公司的男人什么叫“绅士”。

  他看向外面:“这场雨看来不会那么快停止,就委屈叶助理陪我坐一阵了。”

  大雨已经转成中雨,正常情况下可以夜行,但这里是郊外的工地,环境复杂,加上路灯因为之前打雷下雨的缘故已经关了电闸,到处一片漆黑,仍然不宜夜行。

  叶婼拿出手机,果然没信号,于是笑笑:“没事,雨不会下一整晚的,熬熬就过去了……啊啾!”

  她打了一个喷嚏,抱紧身体,好冷。

  一件衣服忽然丢过来,落在她的怀里。

  那是宫谋的防晒衣。

  叶婼看着那件衣服正在发愣,宫谋就走过来:“把防晒衣穿上,别感冒了,还有,你往里面挪一些,我坐外侧。”

  这里勉强能坐的地方也有几处,他干嘛非要跟她坐?

  叶婼一边往水泥包的里侧挪,一边奇怪的想着。但在宫谋坐下来以后,她猛然就想明白了:外侧面对洞口,直接受风吹,他这是在帮她挡风呢。

  她知道宫谋纯粹是出于绅士风度而这么做,但她的脸庞还是微微红了红,下意识的调整坐姿,与宫谋背对着背。

  她还想说几句感谢的话,又想把手上的衣服还回去,却又觉得这么做似乎有点矫情,好像也会显得更加暧昧。

  这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和一个男人独处一室。

  不由得觉得很危险,心跳都开始不规律起来。

  背后贴着宫谋,她感觉全身似乎都被点燃了,一股股热流涌来。

  一双大手隔着衣服,抚摸上了她的光滑的后背……

  啊啊啊啊,不要,她的心一下几乎要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