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搔首弄姿的女人

现代言情字数:2053更新时间:2017-10-13

  “一共八千,衣服在这,谁上场这钱就归谁!”

  昏暗嘈杂的酒吧后台,经理攥着一叠钞票,指着面前一套脱衣舞娘的衣服看着面前几个女孩,语气不耐又着急。

  唐婉站在中间,左右看了一下身侧和她一样都是服务生的两个怯生生向后退的小女孩,抬起眼睑:“我上!”

  “好!”

  经理闻言脸色跟着一变,立马露出笑颜:“要我说星星你早该想清楚了,就凭你这条件还端什么盘子啊,随便上去扭个二十分钟,这八千就是你的了!”

  星星是她在这里的名字,也是这个经理给取的。

  唐婉拿起衣服接过钱,对于经理的话只当没听见,转身直接朝换衣间走去,隐隐还能听到身后其他两个服务生的小声议论:“……看吧,就连小婉姐也要下海了……”

  “今天跳舞,明天可不就要跟客人出去了……”

  换衣间,唐婉看着镜子中那个浓妆艳抹衣不蔽体的女人,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八千块,够姐姐一个月的治疗费用了。

  落难千金,尊严似乎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深吸一口气,转身出去准备上台。

  十分钟后。

  舞池中因为唐婉的出现爆发出一阵阵起哄和尖叫声,本就昏暗的光线让她热辣的动作就像一个剪影,妖娆性感,将气氛冲到最高。

  这样嘈杂的人群中,一双阴鹜的眸子紧紧锁住台上的人,周身寒恻,和这里的环境半点也不般配。

  “顾少,二少爷在2号包厢,您看——”

  “嗯。”

  满脸讨好的酒吧负责人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冷冷的单音节打断。

  顾安城一只手晃着酒杯,视线仍然盯着台上,竟然莫名觉得那女人有几分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哪里熟悉。

  负责人顺着顾安城的视线看过去,见他视线不动脑子一转试探着开口:“顾少可是看上跳舞的姑娘了,要不我让人把她叫过来陪您喝几杯?”

  “喝几杯?”

  顾安城挑着声音,嘴角勾起一丝嘲弄,这种地方的女人也配和他喝酒?

  他侧头看了一眼满眼期待的负责人,蓦然站直身体,轻轻丢下三个字:

  “我嫌脏。”

  说完,便转身朝着2号包厢走去,他这次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是来找他那个不争气的堂弟顾安言,这几年他叛逆堕落简直无法无天,最近甚至还跟几个瘾君子混在一起。

  他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是血浓于水,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自己走向灭亡不拉一把。

  正想着,眼前忽然闪过一个身影,正是他那个喝的醉醺醺的堂弟,顾安城见状立马追了上去。

  跟到后台,前面的人不知道从口袋这里抓出什么东西,颤巍巍的闪进一旁的包厢。

  顾安城冷着脸跟上去,走到门口一脚踹开房门,还没站稳,里面忽然有个人影倒过来,他下意识的揽上去,躲闪不及,两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啊——”

  怀里的女人尖叫出声,熟悉的音调让顾安城猛地侧过头,赫然发现,他的身上——

  竟然是刚刚台上那个衣不蔽体的脱衣舞娘!

  而就在视线相撞的瞬间,唐婉的身子也是不由自主地一颤。

  ——怎么会是他?

  唐婉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顾安城。

  身上已经被酒浇透的舞娘装还没来得及换下来,整个人已经被男人压住,她努力的护着自己的胸口。

  “四年不见,这是你勾人的新手段?”阴冷的声音自上而下。

  唐婉发呆的瞬间,顾安城已然消化了两人的重逢,他咬牙看着身下的人,怎么也想不到刚刚那个妖艳性感的女人,竟然是她!

  唐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眼底的嘲弄,皱眉双手抵在胸前,面带讥讽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莫名其妙冲进来,将我扑倒在地上,顾先生,你被勾引的方式一直都这么主动吗?”

  听出她语气中的嘲弄,顾安城一只手撑在她的头侧,视线死死的落在她的脸上,似乎想要看出这四年来的变化,半晌,嘴角忽然勾了一下:“也要看对谁。”

  “如果是你,就算脱光了在我面前,我都没兴趣多看一眼。”

  唐婉闻言,心口像是猛地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这话不是顾安城第一次和他说,当初和他结婚的第一晚,她为了讨好他偷偷网购了情趣内衣,满脸通红的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

  对,他就是她四年未见的前夫!

  她咬着下唇,脸上忽然绽开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偏头凑近顾安城的左耳,挑逗般的用气音开口:“顾少这话可说的打脸了,四年前那些日日夜夜,我的衣服可都是你自己亲手撕碎的!怎么?忘了?”

  这话她没撒谎,顾安城厌恶她是真的,但是面对她的身子却诚实的很,虽然次数不多,但每每被他抓到,在床上总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一样,再怎么哭泣求饶也不管用。

  这个男人,骨子里就是带着天生嗜血的因子。

  顾安城闻言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自己,语气阴冷:“那是因为我当时还不知道你那么恶毒,恶毒到只是因为自己的嫉妒,就想要开车撞死人!”

  “我没有!”

  “没有?那心玥毁容的半边脸是怎么回事?”

  顾安城的音调扬了几分,瞳孔也跟着暗了不少:“唐婉,你知不知道外貌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多重要,你知不知道心玥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心玥?呵……”唐婉冷笑,不顾男人冰冷的神情,继续道:“既然顾少这么痴情,那还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唐婉,四年不见,你倒是比以前更加伶牙俐齿了!”顾安城勾着唇,没有接她的话,一双深邃的眸子里除了厌恶,没有多余的情意,“不过还真叫人意外,唐家小姐竟然沦落到出来卖的地步了?”

  “我沦落成什么地步,似乎不关顾少的事!”用力甩开了被他钳制住的下巴,唐婉转身想要离开。

  可下一秒,一只手却猛地抓住了她的腰。一个转身,就将她压在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