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正经的工作

都市字数:2334更新时间:今天02:41

  江城市市中心最繁华的大街边上蹲着一位相貌类似乞丐不似乞丐胡子邋遢头发如鸟窝衣服脏兮兮的男人,这男人盯着满大街的美女,深深地感概着。

  “呼……还是华夏好啊,安祥平和,人民安居乐业,街上的美女还真是多啊,一个赛一个的,不像中东非洲啊之类的地方,时刻都有可能有个爆炸,美女不敢出门,更别说让人安心地看个美女了,再说那边也没有美女,还是师父有远见啊,叫我回来,不过这任务是有点难办,美女多倒是多了,不过不知道哪一个才是我老婆呢,这要找到什么时候啊?”

  眼睛没离开过美女身上的臭乞丐叫陆明,他刚从山上下来,到江城市找老婆,但是他在这里蹲了大半天了,看到的美女不少,但是都不是他要找的,因为师父说过,那个最漂亮的才是。

  “最漂亮的”这个概念是很明确的,别看陆明现在像个臭乞丐,他的眼光可不低,他七八年来纵横全世界各地,能入他法眼的,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咕咯……”

  满脑子都是美女的陆明肚子饿了,他搜遍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只搜出了皱巴巴的两块钱。

  看着这钱,陆明的火气上来了,心里嘀咕着:这七八年来当佣兵挣的钱几十个亿全部被师父没收了,临下山的时候,除了车钱,就给几百块买吃的,这一路颠簸,现在就剩下两块钱了。

  这就是他成为臭乞丐的最根本原因,如果被那些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肯定是在认为他乔装执行影响全世界格局的大事。

  现在摆在陆明眼前的大事就是填饱肚子,要不然会饿死的,漂亮老婆就成了别人的了,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不过身上可没有钱吃饭了,虽然他能纵横世界,横着进出那些总统的房间,但首先他是个守法公民,不做坏事。

  想要吃饭,要找个工作才行,找未婚妻的事情,任重道远,要缓缓,反正师父也没限定时间,先挣钱填饱肚子再说。

  于是,陆明一路走到人才市场,在大门口就看到一个摊位,眼睛就亮了,摊位上立着一个牌子,写着:招一名杂工,按次结算,每次一万五千元。

  写工资的那个地方贴着几张纸,看来是经过几次调整工资的。

  牌子的后面站着三名人高马大的汉子,虎视眈眈地盯着过往的人,没有人敢接近他们,更别说上来咨询了。

  看他们都不像是正经人,在大门口招聘,还按次结算,每次那么高的工资,说不定是那不正经的工作呢。

  不过,陆明才不管那么多,就算是那不正经的工作都没问题,只要对象是美女就行,不是美女也行,拿张美女贴图盖脸上,齐活!

  “这个工作好啊,正合我意!”陆明立马就上前,对这三个发出的气场直接无视,说道:“我来应聘!”

  “你?”站在最前面的胡子男人鄙视地看陆明。

  “对,就是我,我叫陆明!有问题?”陆明说。

  胡子男人怒道:“臭乞丐,滚一边去,这样的美差岂是你能做的,晦气!滚开。”

  想到这个美差,脑子里出现了唯一一次见到总裁的容貌,胡子男人心里就很不舒服,集团里有两百多号都是部队里出来的血性青壮汉子,一个都选不上,真没面子,还被总裁的杜秘书给看扁了。

  “呃……”陆明被呛住了,一时说不上话来,难道一言不合就要把他们秒杀吗?这里又不是中东,刚刚师父再三告诫了呢,所以,陆明压住怒火了,脸上还是一副让胡子男人看着就想抽他的冲动,“怎么就不行了?”陆明反问道。

  “再不滚,信不信我放狗咬你!?”胡子男人吹胡子瞪眼,这天干热燥,他们三个来这里站了个大半天了,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人家人才市场大楼里面有空调,但是不让进,说他们的宣传标语不合格,还必须要注册,而且必须要等记,可是这个招聘不能等记啊,关键是杜秘书说不能张扬,标语是她的写的,还不能改,为了完成任务,他们好不容易找了张破桌子来,连个遮阳的伞都没有,虽说他们不怕晒,但是怕热啊。

  也不怪人家人才市场不让进。

  等了老半天,没人来,却来了个乞丐,既能不让胡子火大?

  “那你咬吧!”陆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胡子看了更加来气,这是骂他是狗了。

  “找死,看我不把你的脑子扇开瓢了。”胡子是个暴脾气,再加上各种因素,脾气发生了核聚变,说着就抬着他那大手往陆明面对大手依然嬉皮笑脸扇过来。

  “东哥……”傍边的人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他们可是清楚得很,东哥这手劲可不一般,五块坚硬的红板砖叠起来都能轻松拍成几段,要是扇在这个臭乞丐的脑子上,还真就开瓢了。

  虽然这年头死个乞丐不是什么大事,但总算他是个人,要是被扇死了,还不惹一身骚啊。

  到时候,出了人命,麻烦可就大了,谁都不能善了。

  他们两个闭着眼睛不敢看,脑子里已经出现了臭乞丐被扇到几米开外,脑浆流了一地的恐怖场景。

  再往下脑补,人群围上来指指点点,半个小时人死透后,警察来了……

  等了几秒钟,他们俩还是没有听到东哥的手掌拍在臭乞丐脑子上的声音,于是睁开眼看。

  看到的一幕让他们大感意外,只见东哥的手掌停在半空中,而臭乞丐的手握住了东哥的手腕,静止不动。

  东哥的脸扭曲着变成了猪肝色,很痛苦的样子。

  傻子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况且他们俩不但不是傻子,还是俩硬汉。

  “东哥!”其中一个大喊道,东哥竟然吃瘪了,这可不行,江湖上名声响亮的东哥被一个臭乞丐捏住,以后别混了。

  “臭乞丐,找死!”大骂着,就要出手打陆明,就在这火石电光之间,东哥艰难地大吼:“别动!”

  他不敢动了,惊恐地看着痛苦之中的东哥,他与东哥有过命的交情,一起入伍,一起退伍,一起进公司,在部队里,不说很强大,但在军区各大比武中,东哥都拿过不少的名次,什么二等功三等功之类的,在他们这些小兵当中,可谓是一个强大的存在,什么时候见过东哥这么吃亏。

  而且对方还是个臭乞丐,关键是他能轻松地就把东哥给拿住了,让东哥动弹不得,身体不停地颤抖。

  “好汉,撒手!”东哥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饶是强悍的东哥,也服软了。

  “我只是来应聘的!”陆明轻松地说。

  东哥颤抖地从牙缝里挤出言语来:“是是,来……来应聘的!”

  陆明这才放手了,东哥如蒙大赦,倒退两步,弓着身体另一边手捂住发紫的手腕,脸上豆大的汗珠像是下雨一样哗啦啦滴下来,满眼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