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掀开君先生的面具

现代言情字数:1937更新时间:2017-09-20

  乔心愿怎么都没想到,自她离婚后就再没出现过的父亲,居然会突然找上门。

  只见他顶着大肚腩,将手里的烟蒂扔在脚下,满脸厌恶的看着乔心愿,说道:“丢人现眼的东西,做了那么龌龊的事情,居然不好好待在家里,还有脸到处跑……”

  这就是她所谓的父亲……宋柏年。

  乔家的上门女婿,一点点吞噬了她乔家的产业,最后翻脸不认人。

  从小到大,宋柏年吝啬的不给她一丝父爱。

  乔心愿强压住内心的怒火,冷着脸看着他,说道:“龌龊的是宋薇薇,她抢了我的老公,杀了我的孩子,她和她母亲一样贱,都是专门抢别人老公的小三……”

  她现在真的很生气!

  “啪。”

  面对不仅不知道反思,而且还敢跟他叫嚣的乔心愿,宋柏年反手就是给了乔心愿一个耳光。

  宋柏年真的没有半分顾念乔心愿也是他的女儿,力道极大,乔心愿被打的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耳畔嗡嗡作响。

  “你凭什么打我?”乔心愿捂着被打疼的脸,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强忍着不还手,目光凶狠的瞪着宋柏年。

  “就凭我是你老子。”宋柏年厉色呵道:“没教养的东西,丢脸丢到家了,你自己私生活不检点,居然还要污蔑你姐姐,薇薇和子谦才是真心相爱的一对,要不是你趁着你姐姐出国散心,抢了她的男朋友,你现在还会是韩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么?”

  “你这样的人渣,根本不配当我的父亲。”乔心愿一字一句的说道:“宋薇薇插足了我和韩子谦的婚姻,她才是那个不要脸的小三。”

  宋柏年眼里迸发着寒人的凶光,手指着乔心愿,气得发抖:“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贱东西,你现在就跟我去把离婚协议书签了,韩子谦爱的你是姐姐,你现在名声这么臭,根本不配当韩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宋先生,我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姓乔,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来插手,如果你现在不离开,我立马报警。”她拿出手机威胁道。

  现在她已经不是那个,软弱无能,任人宰割的乔心愿了。

  “你……你……你翅膀硬了是吧,居然敢威胁我?”宋柏年被气得发抖,“你去报警,你报警试试。”

  “呵……”乔心愿嗤鼻一笑,拿出手机,当着宋柏年的面拨通了110。

  宋柏年没想到乔心愿会真得报警,如果警察来了,一定会惊动媒体,最近公司刚上市,势必会受影响。

  “贱丫头,和你妈一样贱,你给我等着……”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宋柏年只得灰溜溜的离开。

  糟心的事情一波接着一波,如今的她抗压能力算是越来越强了。

  乔心愿一进门就直接躺在了床上,这是一次持久战,她需要先养足精神,她不能被打垮。

  入夜漆黑的房间内没有一丝亮光,一米八的大床上,一抹娇俏婀娜的身姿翻来覆去。

  “怎么,想我想得睡不着?”如小提琴般低沉性感的声音,传入耳畔。

  君先生?

  君先生过来了!!!

  床榻上的人,猛得坐起身子。

  黑夜中,一个巨大的压迫感朝她一步步逼近,气息是如此的熟悉。

  因为睡了一下午,入夜了倒是辗转难眠了。

  只是没想到,消失了好几天的君先生突然之间过来了……

  “想我吗?”君先生将她揽进怀里,问道。

  乔心愿没有说话,君先生灼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清凉的夜突然之间变的有些暧昧了。

  君先生的唇,轻轻的贴在了乔心愿柔软的唇瓣上。

  一下一下的吻着……

  君先生捧着乔心愿的脸,加深了这个吻,倏地……

  “嘶……疼……”乔心愿惊呼出声。

  被宋柏年打了的脸,不仅没有好,好像还肿了。

  “怎么?”君先生眉心蹙起,疼惜的问道。

  乔心愿嘴角勾起一抹自嘲,道:“被宋柏年……当年提供精子生下我的男人打的。”

  君先生凌厉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鸷……

  他的女人,他才一会儿没有盯着,就被别人欺负了。

  “愿愿,有我在……别怕!”君先生将乔心愿揽在怀里抱着,道:“我一直想要让你成长起来,自己亲手报仇的,只是这一次我不想再忍了,我会先替你收取一点利息,让他们长长记性。”

  乔心愿没有拒绝。

  她问:“我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报仇?”

  仇人都将她逼进了死胡同,可是她还是很弱,不知道怎么反击。

  她告诫自己要沉住气,但是今天宋柏年的出现,让她迫切的想要立刻报仇,她太想看到仇人得到应有的报应了。

  “不急,以后我会帮你的,不会让再别人欺负你了……”君先生叹息了一声道:“我不会再站在一边只是看着你被欺负,等着你自己去报仇了。”

  乔心愿似懂非懂的望着君先生……

  黑夜中虽然双方眼眸对视着,但她并不能看清君先生面容,但却又觉得对方很熟悉。

  半夜的时候,乔心愿突然之间醒了过来。

  她的身畔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呼吸,君先生居然还在!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很亮,月光透过阳台洒进来,照在君先生银色的面具上面。

  乔心愿的心中一动。

  “君先生……”她轻叫了一声。

  君先生睡的很熟,没有醒过来。

  他没有醒过来,那她不是可以……

  她想要知道君先生是谁,迫切的想要知道……

  乔心愿的心扑通扑通跳的飞快,几乎快要从胸口跳出来了,她想要揭开君先生的面具,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是路盛君吗?

  神色坚定的伸出手,乔心愿轻轻的按在了君先生的面具上面,直接掀了起来……

  面具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