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退婚

古代言情字数:2049更新时间:2016-11-22

  御书房内,两条金色的巨龙盘旋在大红色的柱子上,金色的穹顶,浓墨重彩、尊贵肃穆,一切都是那么威严。

  身穿明黄色长衫的男人神色凝重地看着手里的奏折,“修庸,这办法是你想出来的?”

  夏修庸有些为难,说吧怕万一稍有差池女儿会为此承担责任,不说又是欺君之罪,权衡了下利弊。

  他开口说道,“微臣这几日为前方战事日日担忧,小女见状,不忍微臣忧心,特为微臣想了此计。不过她毕竟年少无知,所以我特地拿来给圣上过目。还请圣上定夺!”

  “你女儿?”像是想起什么,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眸底的占有欲已悄悄爬上眼梢,稍纵即逝,“是师从鬼谷先生的那个孩子?她回来了?”

  “正是!”

  “人才啊,真是个人才,”皇帝脸上的沉重退去,赞扬了一番,蓦地又有些惋惜,“可惜是个女儿身,不然必定是国之栋梁!”

  “圣上谬赞了!”

  想到女儿今天刚从云梦山回来,他想念的紧,急切地告辞离宫。

  夏桐笙回到自己儿时的院落,里面的梧桐树已经开花,花团锦簇,落英缤纷。

  院子里满是梧桐的清香,她快步走入树林中,脚下踏着掉落的花瓣,“十年而已,这些梧桐都长这么大了!”

  转头看见远处而来一个小女孩,想必是她爹知道自己要常住夏府,所以专门安排来伺候她的人。

  她略微整理了下衣衫,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带着些许调戏的口吻问,“你叫什么名字?”

  婴伶有些害怕,眼前这位主子可是北闵的传奇人物,据说她出生之时,万里无云,偏生夏府天空之上出现一只浴火凤凰。

  婴伶抬头,入目是夏桐笙精致的容颜,跟婴伶所想象的倾国倾城的美人并不一样,那是一种素净的美,不艳俗,不妖冶。

  意识到自己失职,她马上低头,“奴婢婴伶。”

  她美目微抬,“婴伶?遗婴尽雏乳、伶俜萦苦辛。你这名字太苦了!”

  婴伶摸不清楚她的脾气,没敢说话,只是低着头。

  她看着比她还小的婴伶,有些心疼,摸摸她的头,“不过没关系,我会好好对你的!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小丫鬟了!”

  夏桐笙的笑容让她微微放松些,注意到她坐在地上,开口说,“小姐,奴婢去帮你搬个凳子吧!”

  夏桐笙笑着摆摆手,举止夸张,一点也不像大户人家的千金,“不用!我不介意的。”

  夏桐笙往边上挪挪,扯了婴伶的胳膊,拉她一起坐下,贼兮兮一笑,“来,我八卦 一下,我娘死了那么多年,这些年我爹他有没有哪个相好啊!”

  夏桐笙果然优雅不过三句话,三句话过后,马上原形毕露.....

  婴伶有些害羞,“小姐,老爷是个痴情人,这么多年一直念着夫人,哪有什么......”相好二字,她终究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我爹也是可怜啊!”夏桐笙不由得感叹。

  婴伶看着平易近人的小姐,不由得斗胆问了一句,“小姐,这么多年您为什么一次都没回夏府?”

  夏桐笙捡起地上落得一朵梧桐花,看着出神,“为什么不回来!”

  十年,不是她不想回来,而是鬼谷先生--她的师父,不让她回来,她也问过,可是师父 只是兀自叹息,却从来没有回答过她。

  好在每过一段时间,师父都会写信让父亲夏修庸来云梦山看她。

  前几天,鬼谷子收到夏修庸的来信,信里说,夏桐笙已经17岁,早已到了嫁人的年级,希望鬼谷先生让她出山。

  鬼谷先生将自己关在房间三日,最终同意放她回府。

  夏修庸从宫里回来,面色红润地回到夏府,不过父女二人刚吃过午饭,林老将军突然登门拜访。

  婴伶得知此事,屁颠屁颠地跑去告诉夏桐笙,“小姐,林家来提亲了!”

  “什么?”夏桐笙一脸诧异。

  虽然她和林九阳早已到了适婚年级,但是林老将军也不至于自己刚回来就差人来提亲啊!

  “完蛋了,以后这好日子是过一天少一天了!”夏桐笙有些怏怏不乐。

  “小姐,您的好日子还多着呢.......”

  夏桐笙摇摇头,努努嘴,“小丫头,你不懂,这婚姻可是爱情的坟墓,姐姐我都要进坟墓了,哪还有什么好日子!”

  婴伶听到坟墓,有些惊吓,“小姐,你说什么奴婢听不懂!小姐年纪轻轻怎么可能进坟墓!”

  “不过也是,我和林九阳之间没有爱情,哪来的婚姻坟墓一说!”

  “奴婢是越来越糊涂了!”婴伶疑惑地说。

  “糊涂就糊涂吧,还有,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自称奴婢,我不喜欢!”夏桐笙纠正她。

  婴伶点点头。

  要说这林老和夏修庸算是战友,两人一起出生入死几十年,关系自是亲近,两家儿女早已指腹为婚。

  夏修庸笑出门迎接,“林兄怎么这个时候来?”

  没想到林老将军一脸的无奈,“老弟啊!”

  夏修庸看着林老将军一副难为情的样子,“林兄有话不妨直说!”

  林老将军面色凝重,看着夏修庸,缓缓说,“其实我今天来是退婚的!”

  夏修庸呆愣了几秒,倔脾气上来,“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女儿又没做什么错事, 你们林家还嫌弃我女儿不说?”

  “我们林家怎么可能嫌弃桐儿,”接着他摇了摇头,叹口气,“是那位看中了你家女儿,来跟我抢人,你说,我哪敢不从啊!”

  “那位?”夏修庸想到一个人。

  林老将军手指往上指指,扬眉说道,“就是他!”

  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夏修庸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猛地一拍脑门,“都怪我!”

  林老将军不解夏修庸的反常,十分歉疚地说,“老弟,这件事情是我对不住你,我先走了!”

  说完林老将军落荒而逃。

  夏修庸无力地靠在凳子上,双眼无神。

  想来他当时就已经打定主意......

  想到这里夏修庸开始为自己早上的决定后悔,女儿的婚事最终竟是他搞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