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被老女人打

古代言情字数:2359更新时间:2016-08-25

  刺骨的疼痛在全身蔓延,迷迷糊糊中,蓝月儿费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眼里却是一间破旧不堪的茅草屋和身上盖着的破棉被,她还没来得及细想,门外便传来一道尖锐的杀猪声。

  “蓝月儿,你这个贱蹄子,还敢装死吓唬老娘,哼,别以为装死就可以不干活。”

  蓝月儿虚弱地抬头朝门边望去,一位四五十岁的农村妇人正推门而入,她细细打量这妇人,这妇人身着浅褐色布衣,却是古装装扮,她那张黢黑而长满皱纹的脸变得狰狞可怕。

  这妇人不仅长得凶煞,而且行事非常毒辣,此刻,她手里的藤条在空中打了几下,随着落在蓝月儿的身上。

  蓝月儿想反抗,却发现浑身无力,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想她堂堂金牌女杀手,却被一个丑陋不堪的老女人鞭打,这传出去,她还怎么混。

  丑陋的老女人一边鞭打她,一边辱骂:“贱蹄子,你以为你是千金大小姐吗?今天,老娘非打死你这个偷奸耍滑的贱蹄子。”

  “娘,我们适当教训她一下,便可,不然等大哥回来,他会找我们算账。”老女人话音刚落,门外便走来一位十八九岁的蓝衣女子,她想到她那会武的大哥,便有点儿担心。

  但她欺负人上瘾了,哪能停下来,她走到蓝月儿跟前,抬手戳蓝月儿的额头。

  蓝月儿目光如蛇,阴冷地瞧着她面前的女子:“挪开你的猪爪子!”

  蓝凤梅见蓝月儿反抗,她顿时气得直跳脚,随即,她抬手甩蓝月儿两耳光。

  蓝月儿眼底寒光闪闪:这凌迟般的侮辱,她记住了,他日,她千倍万倍奉还!

  蓝凤梅长得倒是清秀,可她的行事作风,却像个泼妇,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蓝月儿大骂:“你识相的话,最好乖乖听我们的,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蓝月儿十指紧握,非常不屑地低叱:“滚出去!”

  蓝凤梅双眼狰狞:“小贱人,我没听错吧,你还敢叫我滚,你别忘了,你和你的弟弟妹妹吃我家的,住我家的,你还敢叫我滚。”

  伴随着一声巨响,蓝许氏手里的藤条狠狠地打在蓝月儿的背上,蓝月儿再也支撑不住,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半时辰过去了,蓝月儿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她感觉有人摇晃她的身子,耳边隐约传来小女孩的哭声,那声音悲惨欲绝,令人心疼啊!

  她努力地睁开眼眸,却发现头痛欲裂,刹那间,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她的大脑;原来她穿越了,据她所知,这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整个大陆有三个国家,分别是祁国、灵国、燕国,但其中,祁国和灵国最为强大,而她身处的地方,是祁国清水县的一个偏远农村,岔河村。

  原主今年十二岁,和她同名同姓,刚才打她老女人,正是原主的奶奶许氏,这许氏不是原主的亲奶奶,她是原主爹爹的继母,早年,许氏嫁给原主的爷爷蓝铁牛当二房,原主亲奶奶去世后,许氏才被扶正!

  蓝月儿还消化完原主的记忆,她身边的小萝莉便摇晃她的身子,并抱着她大哭:“姐你快快醒醒,秀秀怕怕。”

  前世的蓝月儿是个孤儿,为了生存,她什么苦都能吃,经过十年的打拼,她建立了蓝魅组织,成为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女神杀手。

  她好不容易创建属于自己的王国,却被一场天灾,把她弄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

  哎!没娘的孩子真让人心疼,今后,她会代替原主好好活着,绝不让人有机会欺负原主的弟弟妹妹。

  “秀秀,姐姐没事!”此刻的蓝月儿非常温柔,她放下杀手应有的冷漠,轻轻地抚摸秀秀的头顶。

  面黄肌瘦的秀秀见姐姐醒来,她顿时欣喜万分:“姐以后秀秀会好好帮你干活,不让奶奶生气,那样,奶奶就不打我们了”

  哼,那老女人打他们的次数还少吗?那种小三上位的女人是不会满足的。

  蓝月儿遐想时,门外又传来蓝凤梅的杀猪声:“哎呦!原来没死啊,既然没死,那就赶紧下床,去采野菜回来煮饭。”

  蓝月儿凤眸冰冷,不屑地看着蓝凤梅:“小姑这么大的人,不会自己煮饭吗?”

  蓝许氏骄纵蓝凤梅,把蓝凤梅当着千金小姐来养,她们母女喜欢指使他们姐弟干活,她可不是以前的蓝月儿,可以任人欺凌。

  伴随着蓝凤梅步步走近,秀秀害怕地躲在蓝月儿的身后,她早被打怕了。

  “姐秀秀怕怕。”

  秀秀可怜的声音让蓝月儿好生心疼,她发誓,哪怕只剩一丝气息,她要保护好秀秀。

  “小姑,如果你不介意背上以大欺小的骂名,我倒是不怕挨打,反正,你和奶奶没少打我们。”

  蓝凤梅恼羞成怒,刚要抬手打蓝月儿时,被门外来的蓝守礼喝住:“五妹,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孩子较劲,有意思吗?”

  “三哥,我可是你的嫡亲妹子,月儿只不过是大房的贱丫头。”蓝凤梅见同胞哥哥阻止她教训蓝月儿,她气得直瞪人。

  原主的记忆中,这位三叔倒是个老实人,他没少被亲爹亲妈压榨。

  良久,蓝守礼看着面色苍白的蓝月儿,关切地问:“月儿,你那里不舒服,告诉三叔,三叔去给你请大夫。”

  蓝月儿感激地看了蓝守礼一眼:“三叔,我没事。”

  蓝凤梅愤怒地瞪着蓝守礼:“三哥,这贱丫头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她是大房的人,你还要给她请大夫,你以为钱是刮大风吹来的吗?哼,我告诉娘去。”

  蓝月儿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小姑,自古长幼有序,尊卑有别,既然你都知道我是大房的人,那你应该也知道作为庶出的你,没资格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蓝凤梅怔怔地望着蓝月儿,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却有着千金小姐般的高雅气质,瞧她那冰冷的凤眸,还真让人不寒而栗。

  蓝凤梅心里最嫉妒蓝月儿,蓝月儿不仅长得漂亮,还识字,这些,都是她学不来的。

  她回神后,气冲冲地上去揪扯蓝月儿身后的秀秀:“臭丫头,你好好的,不干活,躲在你姐身后做什么,去,给我挖野菜。”

  蓝月儿没想到蓝凤梅如此不要脸,这么大的人,还欺负一个小女孩,她用尽她全身的力气,猛地下床,把蓝凤梅推到在地。

  “蓝凤梅,叫你一声小姑,那是抬举你,你敢欺负我妹妹,我跟你没完。”

  迟迟未回神的蓝守礼没想到他的胞妹会这么蛮横,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五妹,你是长辈,怎么能跟小辈斤斤”

  蓝守礼话还没说完,蓝月儿便昏倒过去,她身边的秀秀一边扶住她,一边哇哇大哭:“三叔。求求您救救我姐。”

  “月儿,你醒醒。”蓝守礼用力地摇晃怀中的蓝月儿,无论他怎么摇晃,蓝月儿依旧没苏醒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