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不受欢迎的人是我

现代言情字数:2190更新时间:2016-08-25

  林梦是南方人,爱吃辣,上学那会,她最喜欢跟梁易勋去巴蜀食府那里吃川菜,虽然偶尔几次也会喊她一起,但是那个地方是他们两个人常去的地方,跟她许安然真的没有关系,而且她也不能吃辣,让她一边虐着自己的胃,又一边虐着自己的心看她们两个人追忆过去,她真的没有那么坚强的心脏,承受这一切。

  “这样啊!那只好改天了,我听易勋说你现在在拍刘西同大导演的戏,好厉害,加油哦安然!”林梦上前又抱了许安然一下。

  许安然诧异的看了一眼梁易勋,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自己在拍刘导的戏,不过忽然想起刘导今天说的话,最近跟梁易勋传绯闻的周晴就是在隔壁剧组,两个人打的火热,梁易勋经常去剧组探班,看到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梁易勋被许安然那一眼看的有些心虚,生怕许安然在林梦面前戳他老底,没好气的对许安然说:“不是说回来拿东西?还不快去!拿完快走!”

  许安然发现自己就是演技再好也掩饰不住脸上的难堪,她尴尬的对林梦笑笑,“你们聊,我真的赶时间,上楼拿点东西就走了。”说完,逃也似的跑上楼,进了卧室关上门。

  “梁易勋你这是什么态度哦,还说你没有欺负我家安然!”

  “没有,没有!有你在,我哪敢啊,我是怕她迟到!”

  “真的?”

  “真的!安然是你的好朋友,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敢欺负她。”

  “哼!算你识相!”

  ……

  许安然不想去听的,但是这些打情骂俏的声音一个劲儿的往耳朵里钻,她挡也挡不住。

  打开衣柜,许安然拿了几套衣服出来放进袋子里,开门下楼。

  “我先去剧组了,你们玩的开心点。”许安然看着已经在客厅里谈天说地,热火朝天的两个人硬着头皮开口。

  “嗯,安然,你去忙吧,慢点开车,要照顾好自己哦,我不去送你了,改天去你那里探班哦。”林梦起身将许安然送到门口,仍旧不忘嘱咐。

  许安然不自在的连忙摆手:“不用这么客气的。”

  一句话说完,两个人都愣了。

  林梦眼圈蓦地红了,看着许安然语气哽咽:“安然,你是不是不欢迎我?我这就离开,你放心,我这次回国不会待很长时间的,我就是一个人在外面漂泊的太久了,想回来看看,我没有别的意思。”

  “不是的,不是的,林梦你别误会,我……”许安然慌忙解释,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梁易勋的咆哮声打断:“许安然,你做什么?”

  “我……”许安然看着梁易勋将林梦护在怀里的着急样儿,突然无力解释。

  “易勋,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林梦极力的想要替许安然解释。

  “她都把你气哭了,你还替她说好话!”看到林梦的眼泪,梁易勋心疼的跟什么似的,转而看向许安然就是一脸厌恶,“许安然,梦梦好不容易才肯回国,你难道还想把她再逼走一次!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易勋,我不准你这么说安然!安然真的没有怎么样我!”林梦两只眼睛红红的看着梁易勋,很多种情绪缠绕在里面,分外惹人怜惜。

  “你呀!就是太善良了。”梁易勋无奈的给林梦擦着泪,眼角的余光凶狠的扫过许安然,示意她立马消失。

  “林梦,你别误会,在这里,你永远都是受欢迎的!我还赶着去拍戏,先走了,你们晚上玩的开心点。”许安然勉力向上翘了翘嘴角,转身朝车库走去。

  不受欢迎的那个人是我!

  离开锦绣山庄,许安然像是只没头的苍蝇般开着车乱跑,不知道过了多久,许安然彻底没力气了,才将车子停在路边,无力的趴在方向盘上,那些过往,齐齐向脑中涌了过来。

  认识梁易勋,是在大一的迎新晚会上,梁易勋代表新生上去表演节目,小提琴独奏《梁祝》,当时许安然正昏昏欲睡,那凄婉的旋律响起来的时候,许安然心头狂跳,抬头朝台上看去,谁知道一眼成灾。

  台上的梁易勋英俊帅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中,眼神都裹着一层忧伤,许安然觉得他小提琴的弦一下下拉在自己心尖上。

  从那天晚上开始,她的大学生活就被梁易勋这三个字塞得满满的,走路的梁易勋,骑单车的梁易勋,打篮球的梁易勋,拉小提琴的梁易勋,上课的梁易勋,看书的梁易勋,玩游戏的梁易勋……她默默的出现在他有可能出现的地方,不为一场偶遇,因为他根本不认识她,她只想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看着他就满足了。

  直到有一天,她的好朋友林梦挽着梁易勋的胳膊告诉她:安然,这是我男朋友,梁易勋。

  她知道自己不该再这样下去了,可是,梁易勋三个字,早已经刻进了她的心里,抹不去了。

  她从来没有想要破坏林梦跟梁易勋的关系,更没想过将自己的暗恋曝光,她将那份暗恋深埋进心底,上了层层枷锁,不让任何人窥视。

  她跟梁易勋谈天说地,坦坦荡荡,帮梁易勋讨好小姐脾气的林梦,不遗余力,她自认为自己从来没有因为心底的那份不可说的感情,做出任何破坏林梦跟梁易勋的事情,因为她觉得,喜欢一个人,并非是要拥有,能看到梁易勋笑,她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她也不知道毕业酒会那一晚后,她为什么会从梁易勋的床上醒来,还被林梦捉奸在床,而那一天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她深埋在心底的那些感情被人赤裸裸的剥开,无论她怎么解释,都没有人肯相信她的清白,她成了处心积虑抢夺闺蜜男友的小三,心机婊,人人唾弃;林梦为情所伤,留下一封信远走海外,梁易勋不顾父母的反对,硬是要跟她结婚,不是为了负责,而是为了报复。

  结婚第一天,梁易勋就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娶她,是林梦的意思,但是他这辈子都不会碰她一下,在他眼里,她连外面的妓女都不如,他宁可花钱去招妓,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他是真的说到做到,这三年来,他睡了无数个女人,却只将她囚困在那段有名无实的婚姻里,不闻不问,让她自生自灭,慢慢枯萎……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安然擦掉脸上的泪水,发现旁边有一家酒吧,她下车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