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章 可笑的人

现代言情字数:2120更新时间:2016-08-25

  听着吴安琪说的那些话,靳小令隔着手机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这个人最讨厌说重复的话,不过吴小姐的记忆力这么差的话,我想我不介意再说一次,吴小姐做人有时候别太拿自己当做一回事儿,你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我只是想解释清楚,不想让景呈夹在我们两中间不好做。”吴安琪说的很善解人意,好像自己会打电话过来完全是为了体谅季景呈。

  “我跟季景呈已经分手了,而且现在我也不是他们季氏成衣的员工,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还真不明白哪里来她夹在我跟你之间一说,吴小姐可不要乱给我扣帽子,我这个人最讨厌被人冤枉。”靳小令的话语里面带着刺,说到底她还是气不过,没有办法能将这件事情说放下就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靳小姐这样说又何必呢,我知道是因为我的关系才害的你跟景呈没能走到最后,但是你不了解的是当初我跟景呈分开并非自愿,这几年我们心里一直都想着彼此,这次也是因为我们知道心里始终都放不下彼此,所以才会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才会不小心伤害到你,这些都并不是我们的本意,如果可以,我们真的很希望能跟靳小姐做朋友,在这件事情里面,重头到尾我们最不想伤害的就是你。”

  吴安琪说的很真诚,可是同时却又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一边,她说她不想伤害,她说她只是勇敢的遵从的自己的内心,她说这几年她跟季景呈彼此心里都没有发下过彼此,始终都深爱着彼此,她把她跟季景呈的感情描述的就像童话一般美好,可是她的这些话哪一句不是在刺痛着靳小令!

  如果说季景呈这么这些年心里一直都没有发下吴安琪一直都深爱着吴安琪的话,那么她靳小令又算什么,他们之间三年多的感情又算什么,难道是一场笑话吗?他遵从了自己的内心,那么随意当初季景呈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只是违背着自己的心找的她吗?他们都不想伤害她,可是在这件事情里面他们已经真真切切的伤害到她了难道不是吗?他们是真爱,难不成她还是小三不成?

  她不解释还好,这样一解释靳小令心中原本已经压下去了些的火气一下又腾的冒了上来,拿着手机有些刻薄的硕大,“如果吴小姐打电话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无聊的废话的话,那么不好意思,我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来跟你瞎扯淡,还有,请你以后别再打电话过来,我没有空余的时间应付你这种人!”说完就直接想挂了电话。

  “靳小令你够了,你说话就不能不这么刻薄吗?”季景呈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似乎是有些听不下去,直接从吴安琪的手里夺去了电话,旁边还能听到吴安琪安慰他不要发火不要生气的声音。

  靳小令简直是想要翻白眼,她才想发火好吗?她才是那个有资格发火的人好吗!

  “我说话是不是尖酸刻薄好像跟你季大公子没关系吧。”他有什么资格来管她,有什么资格来这样教训她。

  “靳小令,你不管怎么说我都可以,可是安琪是无辜的,她没有对不起你,你不能这样说她!”季景呈句句全都维护着吴安琪。

  靳小令有种吃了狗屎的感觉,整个人心里膈应的有些犯呕。

  “安琪一直在为那天你辞职的事情心里自责难受,今天打电话过来也主要是想要跟你说清楚和道歉,但是你根本就连给她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季景呈指责她说道。

  “呵呵。”靳小令冷笑着,那笑声几乎冰冷的能将电话那边的季景呈和吴安琪给冷冻起来,隔着手机说道,“简直是笑话,季景呈,看来不单单是你不了解我,我这三年来也没有了解过你,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幼稚到这样的地步。”如果爱情真的会让一个人变傻的话,那么他季景呈看来对吴安琪真的是真爱啊!

  “你什么意思!”季景呈有些不耐。

  “我告诉你季景呈,我靳小令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跟吴安琪想找自我安慰也别来我身上找,说什么觉得自责,说什么觉得难受,我他妈的有什么义务帮你们化解你们的心里问题,你们背着我在一起的时候有想过我心里会不会难受吗?说什么狗屁真爱,难不成我还是你们之间的小三吗?真是搞笑,我这三年招谁惹谁了,为什么现在就连分手了还要顾及你们的感受,我又不是圣母,被人背叛了还要回过头来安慰你们这对狗男女,叫你们别放在心上,说没关系,说我没事,你们好好在一起,最好是早日结婚早生贵子,我他妈的脑子又没有病,我干嘛那么犯贱糟蹋自己哄你们开心!”真的是够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发这么大的火了,也很久没有人能让她这么生气了,这件事情里面受到伤害的明明是她好么,干嘛搞起来像是她伤害了他们!

  季景呈被她的话堵得一句话都反驳不上来,气急了隔着电话冲靳小令说了句,“你,你这个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对,我不可理喻,麻烦你们二位以后别没事往我这里打电话,我没空搭理你们,还有,再打过来的话你也别指望能从我的嘴里听到些什么好话,我这个人逼急了什么话都说的出来而且百无禁忌!”说完靳小令生气的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直接扔到一边,还有些不甘心的骂道,“简直是神经病!”

  而电话那边季景呈气的他将手机往桌上一砸,愤愤不平的说道,“简直是泼妇,不可理喻!什么教养什么素质!”

  一旁吴安琪见她的这样生气,忙上前安慰他说道,“好了好了,你别这样生气了,说到底这件事情是外面做的不对,小令姐她生气也是应该的。”

  见吴安琪这样说,季景呈这才情绪慢慢平静下来,转头看着她有些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害你跟我说被人骂。”

  吴安琪摇摇头,朝他笑笑,“干嘛说这些,我们说好的要一起面对的。”

  季景呈笑笑,伸手将她拥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