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 顶替相亲

现代言情字数:2003更新时间:2016-08-25

  江城的四月天气很好,春风徐徐带着暖意,头顶的阳光也很是明媚。

  左岸咖啡门口的街道上,一辆枣红色宝马靠边停着,车内靳小令拿着军事望远镜正盯着咖啡馆里面靠窗位置上得男人看着,边问道,“确定就是他?”

  驾驶座上顾笙筱仰头朝男人的方向看了看,再盯着自己手中的照片说道,“没错,就是他!”

  闻言,靳小令将望远镜放下,拉下前方的镜子整理了下头发,确定自己脸上的妆什么的并没有问题,这才将镜子拉上然后准备开门下车。

  顾笙筱伸手将她的手拉住,看着她有些担心的问道,“靳司令,你真的打算进去啊?”

  靳小令看着她,好一会儿问道,“所以你打算自己进去?”

  顾笙筱有些犹豫,按理切实该她进去,毕竟今天的相亲她才是女主角。

  见她的犹豫的样子,靳小令索性直接靠回了座位上,故意说道,“你要是不怕你们家林以翔知道的话——”

  “你,你还是快去进去吧。”听到她说林以翔,顾笙筱很没骨气的说道,“应谨言三十三岁,应家小儿子,我知道的就这么多,祝你相亲顺利!”

  “德性。”靳小令好气又好笑,没再多数落她,直接开了车门朝咖啡馆过去。

  进了咖啡厅,靳小令一眼就看到坐在窗口的应谨言,那端正的坐姿让她感觉有种是曾相识的感觉。

  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深吸口气直接朝那靠窗的位置过去。

  靳小令走到约定的位置的时候应谨言正拿着手机在看新闻,察觉到她的到来,抬头直直盯着她看着。

  “应谨言?”靳小令没有马上坐下,而是这样站着盯着他打量着。

  这样近距离看,靳小令这才发现他的肤色看起来比普通人的要黑,就像是常年在外晒着似的,鼻梁倒是很高,使得整个脸部看起来五官特别立体,加上标准的寸头,谈不上英俊,却也符合大众口中的帅哥类型,只是他的身上似乎是比别人更多了几分阳刚和正气。

  应谨言点点头从位置上站起来,礼貌的同她伸出手,“你好,顾小姐。”

  靳小令伸手回握,然后这才在他的对面坐下。

  应谨言也坐下,看着靳小令没有说话。

  其实过了三十岁之后,家里对于他的婚事就一直催得很紧,每次回来相亲几乎成了他的必备功课,每次家里的老头和大姐都会替他物色好姑娘,就差他点头答应确认一个下来。

  靳小令没有相亲过,所以还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不过今天除了替顾笙筱相亲之外,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拿下眼前这个男人!

  正当靳小令想着该如何开口的时候服务员端着水上来,“小姐,请问要喝点什么吗?”

  说着话的同时,另一只手将拿着的menu给她递过来。

  靳小令甚至没有翻开,直接推回去给她,说道,“一杯香草拿铁,其他不需要。”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微笑的退下。

  待服务员走后,靳小令有些紧张的端过水喝了一口。

  应谨言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紧张,看着她略带着笑意的问道,“顾小姐第一次相亲吗?”

  见他这样问,靳小令下意识的反问道,“听应先生这口气,你是相过不少咯。”

  应谨言耸了耸肩膀,笑了笑,倒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这样问完靳小令也有些觉得自己问的有些刻薄,端过水又忍不住喝了一口,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发,再看着应谨言的时候,说道,“我,我是说应先生这年纪了,确实是该结婚了。”

  闻言,应谨言反问道,“所以顾小姐是觉得我年纪太大了是吗?”

  靳小令简直觉得自己今天的智商就是负数,从开始到现在,似乎就没有说对过一句话。

  眼睛有点不敢同他对视,说出去的话就好像是泼出去的水,自然是收不回来了,既然收不回来,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是觉得成熟的男人更有魅力。”

  应谨言有些忍不住笑,倒不是因为她夸自己,而是因为看她那么努力想把话圆回来的样子比较有趣。

  见他笑,靳小令这才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刚见面就把两人的关系给搞得太难看,毕竟今天顶替顾笙筱来相亲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快将这个男人拿下。

  这个点人咖啡店里的人不多,舒缓的音乐倒是特别适合相亲,当靳小令端着水杯想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服务员端着咖啡上来了,没有多耽搁,替靳小令将咖啡放好之后,说了句请慢用便立即退下了。

  靳小令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因为性格的关系,她不喜欢拐弯抹角那一套,也想不出更多所谓委婉的话,这样想着,抬头直接看着应谨言问道,“应先生对未来的另一半有什么要求吗?”

  听她这样问,应谨言放下自己手中的杯子看着她说道,“这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那你觉得我合适吗?”靳小令看着他,一双大眼睛巴巴的眨着。

  她的直接倒是让应谨言楞了一下,完全意外她会问得这么直白。

  见他不说话,靳小令又追问道,“不合适吗?哪里不合适你说我可以改!”

  他这样急切表明自己态度的样子让应谨言不禁有些意外自己是不是在部队里待太久了,太长时间没有见到什么女的了,现在的女孩都已经主动到这个地步了?

  “咳咳……”轻咳了几声,应谨言看着靳小令说道,“那个现在说这个问题是不是太快了?我们好像才第一次见面?”

  靳小令不以为然,说道,“相亲不就是为了结婚吗?既然目的都是一样的,过程又何必矫情呢。”

  应谨言无言以对,她说的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可是又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见他无言以对,靳小令往前坐了坐,盯着应谨言的眼睛说道,“所以要不我们直接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