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为她,连命都不要

现代言情字数:3337更新时间:2016-05-27

  莫小麦狐疑地看着乔以恩,见她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绞得紧紧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的脸微微有些红,呼吸有些急切。

  莫小麦咬了咬下嘴唇,终还是问了出来。

  “恩恩,你,真的跟他结婚了?”

  乔以恩的双手绞得紧紧地,轻轻地点了点头。

  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白季寒站在门口,他的额头冒着细碎汗珠,一只手扶在墙上,喘着气,像是做过剧烈动运一样。

  乔以恩和莫小麦都僵住了,她们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从楼梯跑下来,要知道她们可是住在十二楼啊!

  虽然,电梯里中途有人进出,但速度怎么也该比走楼梯快啊!

  白季寒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乔以恩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伸手按一下关门键。

  她快白季寒更快,一大步已经跨进来。

  他不敢靠得太近,只是站在电梯口让电梯门无法关上。

  他定定地望着乔以恩,有些焦急地说道:“以恩……”

  他的话刚说出口,就被一道噪门超大的男声打断:“你这人到底要进还是出,别站在门口挡道啊!”

  话被打断,白季寒心中郁气难舒,倏地回头,狠狠地瞪那男人一眼。

  那一眼中的寒气,就像十二月的冰勾子,直射向男人,令他吓退一大步。

  乔以恩是知道他脾气的,不想跟他在这里纠缠影响到别人,便牵着莫小麦的手绕过他径直走出电梯。

  这个男人,真是……太幼稚!

  他一直这样跟着她做什么?

  一整天了,不管她跟莫小麦到哪里,他都一直跟在她们身后,不远不近。拐个弯本该看不到了,可不到一分钟,他又出现在她们身后。

  乔以恩又气又火,她觉得对白季寒的认知又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他的脸皮,真厚!

  反正,她是没有回过头看他一眼。

  倒是莫小麦时不时地回头,每次回头看到白季寒,她都忍不住拉一下乔以恩的手,激动地说:“恩恩,他还跟在后面呢?”

  “恩恩,你们到底怎么了?他哪里得罪你了?我看他道歉还是蛮有诚意的,要不你就原谅他吧?”

  乔以恩一个清冷的眼神扫过去,莫小麦一下就闭了嘴。

  一整天,两人逛归逛,却什么都没买,莫小麦走得脚都痛了,一直抱怨。

  乔以恩也很无奈,若不是为了躲白季寒,她也不想顶着大热天在外面瞎逛,她也很累啊!

  不经意看到一家内衣店,乔以恩眸光一亮,忽然拉着莫小麦走进去。

  两人在里面选内衣,一边选一边偷偷观察内衣店外面……

  莫小麦忽然明白乔以恩的想法,轻轻地扯一下她的衣角,皱着眉头说:“你这样对你老公,真的好吗?”

  乔以恩一个暴粟敲过去,厉声说道:“破小麦,你是不是被他给收买了?”

  “没、没有!”莫小麦说得心虚。

  其实,她发现白季寒不仅长得好看,对乔以恩有耐心,又痴心……

  而且还在昨天晚上及时出现救了她们,心里的天平早就偏向白季寒!

  所以,自然就多帮他说几句好话。

  不过,她也是希望乔以恩能忘了陆郁风那个渣男,赶紧接受白季寒,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虽然,方才乔以恩已经将他们怎么结婚,这几天又发生过什么都跟她说了。

  但,身为局外人,她看得很清楚,白季寒绝对是喜欢乔以恩!绝对不像乔以恩说的那样,只是假结婚!

  只不过,这两人一个不擅表达,只懂强取豪夺,一个又慢半拍,遇事只会逃避。

  所以,才有G市这趟你逃我追的戏码。

  莫小麦忽然拉起乔以恩的手,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问道:“恩恩,你是不是还没有放下陆郁风那个浑球?”

  她的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乔以恩,仿佛想将她看穿。

  乔以恩愣了一下,秀眉轻蹙,有些忧郁地说:“小麦,我们都误会郁风……”

  “误会什么?”莫小麦打断她:“有什么好误会的?你是不是见过他?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一下子被问这么多问题,乔以恩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只说道:“郁风也是有若衷的。”

  莫小麦拍了拍她的手,苦口婆心道:“恩恩啊,你可千万别再相信他。他当初那么对你,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是不可原谅的,你可千万别再跟他和好。”

  她说着嘟了嘟嘴,“我看白季寒就比陆郁风不知道好多少倍,你就忘了陆郁风那个浑球,好好跟他过日子吧!”

  乔以恩呆了一下,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莫小麦误会她对陆郁风还余情未了。

  她盯着莫小麦,有点好笑地说道:“小麦,你说什么呢!我早就放下了,现在对他已经没有感觉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

  乔以恩答得很快,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突然发现方才问她“真的”这两个字的声音,有些不对劲。

  下意思地回头看去,一眼便撞入白季寒那双透着笑意的眸子里。

  他的眼睛本来就好看,此时带着一股发自内心的喜悦,更是让人看一眼便再也移不开视线。

  “咳咳!”莫小麦看着眼前互相看得入神的两人,轻咳一声。

  她真的只是想提醒一下,他们现在正在一家内衣店里。

  乔以恩一下就被莫小麦的咳嗽声惊醒,她的脸刷地一下红了,有些气恼有些羞愧地对白季寒大吼道:“白季寒,你怎么总是喜欢偷听别人说话!”

  她说着,将手里的东西一把扔到他身上,气鼓鼓地转身跑出去。

  莫小麦一见,看了眼白季寒,急忙跟上。

  白季寒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笑了。

  他笑了,不仅因为乔以恩对陆郁风没有感觉,更因为,她终于跟他说话了!

  虽然是骂他的话,可,他却觉得比任何一句甜言蜜语都要好听!

  “先生,这件内衣您要买吗?”

  内衣店的售货小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帅的男人来逛过内衣店,惊为天人的同时,怎么忍得住不上来搭讪。

  白季寒被她的声音惊醒,低头一看,才发现被乔以恩扔到怀里的是一件粉色的内衣。

  他那张俊脸,刷地一下红了,将内衣轻轻一丢,转身就走。

  却在转身跨出一步的时候,忽然收住脚步,回头对售货小姐说道:“这个款式这个颜色,给我十件。”

  售货小姐双眼瞪得大大地,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真是太好听了!

  为了快点追上乔以恩,白季寒实在无法忍受别人对犯花痴,黑着脸,冷声催促道:“快点!”

  白季寒走出商场后,看着手里的东西,有些失笑。

  刚想给乔以恩打电话问她到哪里了,却听到商场背面传来一道惊呼!

  他面色一变,立刻冲过去。

  商场背面的空地十分凌乱,到处丢着废弃的框架和纸皮。

  乔以恩和莫小麦被十来个小混混围着,一个胸前绑着白纱布吊着手的男人,正一步一步走向乔以恩。

  他很快走到她身前,伸出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去摸她的脸。

  乔以恩吓得后退一步,莫小麦一下冲到她前面,挡住那个男人,却因为力量太渺小,一下被推开,重重地摔到地上。

  “小麦!”乔以恩惊叫一声,急忙奔上前想扶她。

  却忽然被男人一只手抓住头发,扯了回来。

  “放开她!”

  白季寒高大的身影冲了出来,他满脸黑气地瞪着面对的人,像冰刀子一样的眼神恨不得将他凌迟处死。

  他认得那个男人,他正是昨天晚上在酒吧被他教训过的龙少。

  龙少转头看一眼,立刻变了脸色,冲着他大声说道:“又是你这个小白脸,老子倒要看看,你今天还有什么本事从本少手里把人救走。”

  “兄弟们,给我上!”

  他话音刚落,本来围在乔以恩和莫小麦周围的小混混,忽然从腰间抽出一把把明晃晃的刀,朝着白季寒冲上去。

  乔以恩被龙少抓住头发,头扭着,却刚好可以看清白季寒的方向。

  他被冲上来的十几个小混混瞬间包围,以一双肉掌敌十几个拿着长刀的小混混。

  这场面,看着恐怖极了!

  乔以恩害怕了,她真的害怕了。

  他一个人怎么能是十几个拿着长刀小混混的对手?

  乔以恩害怕地摇着头,朝着白季寒大声叫道:“白季寒,你快走!我不要你救,你快走!”

  白季寒听到她的声音,身子忽然一僵,身后一名小混混趁他不备,长刀砍向他的手臂!

  “白季寒,小心!”

  乔以恩一颗心都提到噪子眼了!

  但是,白季寒却避开了!

  谁都没有看清他到底用的什么方法,他就是避开了!

  他不仅避开了,还反手一拳将那名小混混揍得倒退几步,撞到电线杆上,直扑扑地倒地不起!

  乔以恩的心稍稍放下,又开始提心吊胆起来,她知道无论她怎么说,他都不会丢下她不管,这就是她嫁的男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十几个小混混一个一个被白季寒打得倒地不起。

  他的一件白衬衣也染上几许鲜红,不知道有没有哪里受伤,乔以恩的心,揪着一股疼。

  见所有小混混都被打倒,龙少气得额头上青筋爆起,他大声朝地上的人吼道:“起来!都给老子起来!你们他妈这么没用!老子养你们干什么吃的!”

  不管他怎么叫,地上的小混混们就是爬不起来,一个倒在地上鬼哭狼嚎。

  龙少气得双眼恨不得瞪出眼眶,直恨这些没用的东西!

  乔以恩见龙少的注意力转移开,忽然一把推开他,朝白季寒跑去!

  她的眼中只有白季寒,只有几米,只有几米她就可以跑到他身边。

  忽然,“呯”地一声!

  乔以恩感觉自己被一双结实的手臂环住,整个身子转了半圈,眼前出现白季寒那张孤傲不驯的脸。

  而他身后,龙少握着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枪口正对这边。

  乔以恩的大脑轰地一下,炸开了!

  白季寒中枪了!

  他居然为她,连命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