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化险为夷

古代言情字数:2058更新时间:2020-05-31

  “纳兰弘轩!交出龙髓眼!不然你们这一船的人都要葬在这大清河里!”为首的一名黑衣人凶神恶煞道。

  “龙髓眼?”纳兰弘轩又将一刺客干倒在地,他的白色衣衫上尽是刺客的鲜血!“想要龙髓眼便让你们主子莫千寻亲自来要,如此偷袭,实在是太卑鄙!”

  “纳兰弘轩!别说的你有多坦荡似得!”自桥上又跳下一人,面上戴着块青玉面具。“你的命,或者龙髓眼,你选择一个。”

  “莫千寻,你这毒解得倒快!龙髓眼和本王的命,哪个你也夺不去!”纳兰弘轩扬起尖刀,飞出船外。

  竹安见纳兰弘轩飞了出去,抄起一把短剑便也要出去迎战,洛明月赶忙拉住她道:“竹安,你在船里和晋王爷待着,我出去!”

  “你又不会武功!出去不是送死!”竹安拒绝道。

  “你不是讨厌我么?我死了正好。”洛明月不由分说,将竹安推在了纳兰明易的怀里,纳兰明易接住竹安,面色凝重的看着洛明月的背影。

  绚烂的焰火将整个大清河照亮,星空也为此旖旎起来。

  洛明月站在纳兰弘轩身后,心中毫无畏惧,很明显,这个刺客和当日闯入汀芳苑的是一个人。

  “你出来干什么?回去!”纳兰弘轩厉声道。

  陆离已经受伤,躺在船上生死不明,洛明月知道自己不能回去。

  “快回去!”纳兰弘轩甚至将手里的刀横在了她面前。

  “纳兰弘轩!少废话,拿命来。”莫千寻并两个刺客跳在了纳兰弘轩面前,三个人围攻一个,却占不到半分便宜。

  洛明月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将陆离一点点拉回船舱,交给竹安,再要出去时,一刺客突然从水里冒起,将她架在了自己的刀口之下。

  洛明月翻转手腕,一只金蟾便跳了出来在那刺客胳膊上咬了下去,毒液瞬间攻其心窍,要了他的命!

  莫千寻见状,跳出来飞身就要抢洛明月的金蟾,洛明月赶忙将金蟾收在袖子里,结结实实的挨了莫千寻一掌。

  “明月!”纳兰弘轩一个抽身,一刺客便吹出一毒箭,射在了纳兰弘轩的肩头。洛明月顾不得许多,一抹嘴角的血跑过去将纳兰弘轩抱在怀里。

  “哈哈哈!纳兰弘轩!交出龙髓眼!还有那金蟾!”莫千寻一挥剑,洛明月眼前寒气一闪头顶的发冠便碎了。

  焰火停止了绽放,没有焰火渲染的夜空,终于宁静了下来,月色皎白,照亮每个人的面庞。

  莫千寻再一次呆住了,洛明月暗笑,还好,自己赌赢了。

  怀中的纳兰弘轩“噗”的吐了一口血出来,看了洛明月一眼后昏了过去,洛明月就在莫千寻的注视下,拔出毒箭,低头吸了上去。

  “呸呸呸!”洛明月吐出来几口黑血道,“你的血可真难喝。”

  “你在替他吸血?”莫千寻难以置信的问道。

  洛明月披散着的长发落入河水中,犹如画笔在一幅蓝色宣纸上挥洒着墨,她点了点头道:“他是我夫君,他若死了,我活着也没啥意思,便喝他两口血一起去了。也了却了你的心愿,不好么?”

  莫千寻微微侧眸,不知在思考什么。

  本就受了伤了洛明月支持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她自己本来就有点晕血,在这么吐下去就算没失血而死也得吓死。

  “我们走!”莫千寻收起刀,这便要撤离。他身后的刺客不甘道:“不如拿了纳兰弘轩,重刑之下不怕他不说!”

  洛明月对上他的双眼,这双眼睛再美再熟悉又如何,她此刻能看到的,只不过是昏死过去了的纳兰弘轩!

  “走!”莫千寻虽也万般不甘,但还是踏月而去。

  竹安连滚带爬的从船里钻了出来,扶住洛明月道:“你可还好?”

  “赶快离开!”洛明月说下最后一句话,眼前一黑,便啥也不知道了。

  再次有了知觉的时候,洛明月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子正在自己的屋子里骂人。

  “不是说王妃一日便能醒来吗?怎么还没醒来!你们这群太医啊!还想不想要脑袋了!”竹安站在屏风外,插着腰训斥着。

  “回禀公主,王妃所受内伤不重,毒气也未攻入五脏六腑,稍加调养后,定能醒来。”一胡子都白了的老太易伏在地上。

  “别跟本公主说这些废话,你就告诉我王妃究竟什么时候能醒来!”竹安不依不饶。

  “这……”

  洛明月强撑着坐起来道:“竹安,我已经醒了。”

  蓉儿本趴在洛明月的床边,见她醒来了不免一歪嘴哭了起来,“呜呜……王妃你总算醒了。”

  竹安万马奔腾的走过来将蓉儿推在地上道:“你醒了?你觉得怎么样啊?”

  洛明月摇摇头,示意自己无妨,她抓住竹安的手问:“纳兰弘轩呢?”

  竹安一听,拧了眉头道:“三哥刚刚醒来了一次,问了你怎么样后喝了药睡过去了。你放心太医说了,那毒箭上所用的只是平常之毒,并不十分难解。”

  洛明月听了这才放心下来。

  “我去看看他。”

  凌云阁内,纳兰弘轩安睡的像个孩子,洛明月坐在他的床边,想起二人相识后的一幕幕竟然笑了出来。

  她从未见过他熟睡的样子,作为夫妻,未曾见过自己丈夫睡着了是个什么样,这着实件个令人伤感的事情。

  “纳兰弘轩?”洛明月小声叫道,“你别睡了。”

  纳兰弘轩睡得四平八稳。

  洛明月看着他的俊美容颜,忍不住兽性大发,探着身子在他的脑门上留了个吻。

  嗯?怎么这么软?

  洛明月一张眼,纳兰弘轩毛茸茸的一双眼睛也正看着她。

  纳兰弘轩弓着身子,活像一只顶着球的海豚,洛明月一窘收回脑袋道:“醒了就起来,还睡什么睡。”

  “你偷亲我。”纳兰弘轩笑眯眯的,虽面色苍白,但看的出心情颇佳。

  “没有。”洛明月板着脸。

  纳兰弘轩得寸进尺,拉住洛明月一根手指头道:“你趁我睡着了偷亲我。”

  “我都说了没有!”洛明月收回胳膊,本要拉着她坐起来的纳兰弘轩两眼一白又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