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说今晚会来的

现代言情字数:1964更新时间:今天03:55

  十二月的天,寒风呼啸,特别是在晚上,还下了点雨,路上的行人更少了。

  年轻男人从车里出来,直接通过停车场小门上了公寓。

  电梯里灯光不算明亮,自上而下的光线打在他脸上,勾勒出了他完美精致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轮廓让他生生多了几分冷魅,挺拔健硕的身躯即使是在电梯里也不曾放松片刻。

  在一扇门前停下,他只是伸手按了一下门铃。

  想起那个女人曾经懊恼地在他面前嘀咕,装指纹锁多不安全啊,要是手指被砍了,好痛的……

  于是,这扇门变成了传统的开锁方式。

  许久,穆非权都没见有人来开门,眉宇微锁,还是掏钥匙开了门。

  厅里灯光大亮,甚至餐桌上还摆着未开动的饭菜,这个点了,都凉了。

  他扫了一眼卧房和书房的方向,最后在沙发上靠了下来,她怕黑,没有灯光的地方她不会在那里。

  修长的手指按了按太阳穴,对于清冷的公寓明显有了几分怒气,以至于不远处座机不断响了好几遍,他才伸手去接起。

  “喂,您好,这里是瑞心苑的门卫室……”

  穆非权看了眼腕表,拿起外套又走了出去。

  来到楼下的门卫处,很明显这里更加阴冷,还没有开暖气,高大的身躯走近那个小门,更加显得门卫室的狭小了。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门卫见了他便指了指角落的椅子上的那道身影,“这姑娘都下来好几个小时了,刚刚睡了过去,也不知道在等谁……”

  女人身材本就娇小,在椅子上蜷缩着,紧紧拽着自己身上的大衣,还是冷得瑟瑟发抖,白皙的脸上,唇瓣有些发紫。

  穆非权刚才郁积在心里的气好像瞬时消散了,缓缓走过去,伸手将椅子上的人抱了起来。

  文染情睡得不安稳,梦里黑白无常死死抓着她,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无法逃离那黑暗的地方!

  忽然惊醒,一睁眼就对上了那双黑玉般的眼眸,一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穆非权……”

  穆非权没有回她话,只是弯腰将她抱出了门卫室,文染情也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真的是他!

  心里一股委屈顿时上涌,从眼眶里溢了出来,“你说会回来吃晚饭的……”

  抱着她的男人一楞,猛然低头,她还会流眼泪?

  还以为,她只会顺从地在他身下婉转承欢,只会浅笑盈盈看他和别的女人闹绯闻。

  “蒋鑫说你中午去医院了。”穆非权语气有些随意,她还挺注意自己的身体的,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做一次定期检查。

  “嗯,没事。”文染情应了声,长睫低垂,掩去了眼底的苦涩。

  她有一个秘密,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了解她。

  穆非权一直没有开声,想要将她放下来,但是挂在他脖子上的双臂却死死不肯松手,要是平时,他一定会冷冷呵斥让她松手。

  只是,现在他却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又重新稳了一下她的身子,朝电梯走去。

  文染情大抵是知道了自己情绪失控,所以眼泪很快就止住了,电梯里只听见她微微浓重的呼吸声。

  她的脸埋在他胸前,喷出的气好像透过大衣和羊毛衫传到了他的皮肤,灼烫得吓人。

  他从来都不是会可以控制自己欲望的人,所以他手臂将她抬高,健硕的身躯将她抵在电梯壁上,吻了上去。

  文染情身体还是悬空的,整个人不得不依附着他,感觉到唇上的湿热和酥麻,她双手将他搂得更紧,回应他,比平时还要热烈几分。

  穆非权微凉的手掌已经覆在了她胸口,交缠的唇齿间却忽然尝到了一股苦涩的味道。

  他皱眉离开了她的唇,黑眸里依旧带着灼人的温度,她脸上一片湿濡,泪水纵横。

  恰在这时,电梯停在了22楼,穆非权抹了一下唇,“不想就开口,别让我看到你这样子。”

  文染情摇头想要辩解,但是男人已经率先走了出去。

  她双腿有些瘫软,脚步凌乱,跟了上去,进入那扇门之前,她已经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主动伸手帮他脱了大衣,又跑去给他放洗澡水。

  她知道这个男人有点洁癖,不管多晚,总要先洗了一下才能睡。

  文染情坐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面容格外平静。

  她在这里住了快两年了,穆非权的老婆,名正言顺的老婆,但是却没有人知道。

  她曾经问过,那么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为什么选择了她,他的回答很简单,因为她是孤儿。

  他这样的人,功成名就,城里矜贵的钻石单身汉,最不喜欢的就是女人给他带来的麻烦。

  她侧目看到床头柜一本医院病历,她眼神一慌,赶紧包裹好,塞到了最底层的柜子。

  穆非权很快就出来了,房间里开了暖气,他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身上健壮的肌肉在灯下显得格外遒劲有力。

  文染情看着有些不自在,慌张移开了视线,翻身上床躺到了里侧。

  身后他灼热的身体覆了上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电梯里的事,他还带着几分情绪,身躯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精准堵上了她的唇,身上的衣服也很快被剥下,他吻得有点狠,她都尝到了鲜甜的血腥味。

  她今晚热情得过火,穆非权伸手将她翻过身,微凉的薄唇,在她光滑的背部留下一串串火焰。

  文染情浑身炙热,还顾着伸手去床头柜抓起了一个盒子,男人下一秒便皱了眉,她知道他不喜欢用。

  “药没了……”她有些难为情地解释。

  箭在弦上不能不发,穆非权从来不会逼自己接受不喜欢的东西。

  一番情动,一夜旖旎,文染情娇颜欲滴,比寻常的夜更为热情,但是脸上得表情却多了几分压抑。

  但是穆非权并没有对她的异常有过多的关注。